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魂斗罗归来官网礼包:第二部 第17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二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魂斗罗归来礼包领取 www.gmvyb.icu 少平的突然出現,顯然使金波大吃一驚。

金波仍然沒變模樣,細皮嫩肉,濃眉大眼,穿一身干凈的黃軍裝,一看就是個退伍軍人。他好象剛洗過澡,頭發梳得整整齊齊,臉上泛出光滑的紅潤。

他興奮地問少平:“剛從家里來?”

“我到黃原已經兩個月了!”

“???你在什么地方哩?”金波驚訝了。

“我在陽溝給人家做活……剛結工?!?/p>

“那你為什么不來找我?”

“抽不開身……”

“你先坐著,叫我給你弄飯去!”

金波給他沖了一杯茶,也不再說什么,就匆忙地出了門。

少平也不阻擋金波為他張羅,他到了這里,就象回到家里一樣,不必作假說他吃過飯了;實際上,他現在肚子里空空如也。

不到半個鐘頭,金波就端回大半臉盆手提白面片,里面還泡五六個荷包蛋。他從桌斗里拿出碗筷,一邊給他盛面,一邊說:“你來我太高興了!我早聽說你已經不教書……我也想過,你不會死守在雙水村!”

“你也吃!”少平端起一大碗面片,先把一顆雞蛋扒拉在嘴邊。

“我吃過了?!苯鴆ㄗ諞槐嚦汲檠?,滿意地看著少平吃得狼吞虎咽。

“我大概吃不了這么多……”

“我知道你的飯量哩!”

少平噙一嘴飯,笑了。是的,他一個人完全可以消滅這半臉盆面片。

這時候,少平才注意到,金波已經換了一身破爛工裝,整齊的頭發抖弄得亂蓬蓬地耷拉在額頭。他心里立刻明白,敏感的金波猜出他目前的真實處境是什么樣,因此,為不刺激他,才故意換上這身破衣服,顯得和他處在一種同等的地位。他們相互太了解了,任何細微的心理反應都瞞哄不了對方?!澳閬衷詰那榭鱸躚??”少平端起第二碗面片,問他的朋友。

“我實際上也是個攬工小子。參加工作不可能,只好臨時給人家扛郵包;因此,也上不了車,只能偷偷摸摸跟我爸跑出去學兩天?;八禱乩?,沒有正式工作,學會開車又能怎樣?”“那你爸再沒辦法了?”

“有什么辦法?他是個普通工人,唯一的辦法就是他提前退休,讓我頂替他招工??晌矣植蝗絳?。他才四十九歲,沒工作閑呆著,也難受啊……”

少平不再言語了。他現在明白,他的朋友的處境的確也不比他強多少。只是他父親在這城里有工作,他不至于象他一樣動不動就得流落街頭罷了。少平看見,這房子里擱兩張床,顯然是金波父子倆一塊住著;房子里另外也沒什么擺設。在雙水村人的想象中,金俊海不知在黃原享什么福。但出門人很快就能知道,在這個城市里,金俊海就是個“窮人”?!澳閬衷誄雋嗣?,你就知道,外面并不是天堂。但一個男子漢,老守在咱雙水村那個土圪嶗里,又有什么意思?人就得闖世事!安安穩穩活一輩子,還不如痛痛快快甩打幾下就死了!即是受點磨難,只要能多經一些世事,死了也不后悔!”金波一邊說,一邊狠狠地吸著煙。

少平聽了金波的話后,大為震驚。他沒想到,他的朋友的思想竟然和他如此相似!他發現金波不只是那個又聰敏又調皮的金波了——他已經變得成熟而深沉起來了。

這樣,他把半臉盆面片吃光以后,就坦率地向他的朋友敘說了他為什么要離家出走;而跑出來后的這兩個月,他又經歷了什么樣的生活……金波靜靜地聽完他的敘說,并沒有表現出驚訝,他說:“我能想得來,我贊成你的做法!雖然咱們出身低層人家,但不能小看自己。我們這樣生活,精神上并不見得就比那些上大學和當干部的人差!你看的書比我多,你更能明白這些道理……”

“不過,對我來說,這種生活付出的代價太大了。我和你不一樣。家里老的老,小的小,我這么大了,按說應該守在老人身邊盡孝心。現在,我把一切都扔給我爸和我哥了……”

少平點著金波遞過來的紙煙,情緒滿含著憂傷。金波用安慰的口吻說:“象我們這種人,實際上最重情義了。我們任何時候都不會逃避自己對家庭和父母應盡的責任。但我們又有自己的生活理想呀!比如說你吧,根本不可能變成少安哥!”

“是呀,最叫人痛苦的是,你出身于一個農民家庭,但又想掙脫這樣的家庭;掙脫不了,又想掙脫……”

話到此時,兩位朋友便不再言語,長久地陷入到一種沉思之中。桌子上那只舊馬蹄表有聲有響地走著,屋子里彌漫著煙霧。外面不遠處的電影院大概剛散場,嘈雜的人聲從敞開的窗戶里傳進來,仍然沒有打破這間小屋的沉靜。他們各自抽各自的煙,也不知道都想了些什么。

晚上睡下后,他們還是合不住眼,從小時候的雙水村說到上初中時的石圪節;又從石圪節說到原西縣上高中的那些日子。他們說自己的事,也說其他同學的事。自高中畢業分手后,許多同學的情況他們都不知道了。記得那時間,大家都信誓旦旦地表示,他們全班同學有一天還會重新相聚。現在看來,那純粹是一種少年之夢。一旦獨立地投入嚴峻的生活,中學生的浪漫情調很快就煙消云散了。

兩個好朋友一直把話拉到天明。盡管一晚上沒睡覺,但他們仍然十分興奮。

吃完早飯后,金波對他說:“你干脆也來郵局和我一起扛郵包!等我爸跑車回來,我讓他給領導求個情,或許可以。這里一天一塊一毛五分錢工資,沒在社會上攬工賺錢多,可是工作比較穩定?!?/p>

少平謝絕了金波的好意,他說:“咱們最好各干各的。好朋友自闖江山,不要擠在一塊一個看一個的難過!”金波馬上又同意了他的看法,只是問他:“那你如今在什么地方干活?”

少平撒謊說:“還在陽溝,另找了個主家……”

少平不愿再給金波添麻煩,就立刻和他的朋友告辭了。

金波把他送到郵政局大門口。他們也沒握手——對他來說,握手反而很別扭。

少平離開郵政局,本來應該到東面的汽車站去取他的行李,然后到大橋頭等待“招工”,但他已經給金波說他有活可干,就只好在金波的目送下一直向橋西走去——走向那個虛構的“工作地點”。

當他走到麻雀山根下的丁字路口時,估計金波早已經回了郵政局,這才又折轉身從原路返回東關。他來到汽車站,取出了自己那卷破爛行李,然后又走進廁所,把身上的新衣服脫下來,重新換上了那身攬工漢的行裝。

現在,他又復原成另外那副樣子,向大橋頭他那個“王國”走去。

因為還是早晨,聚在大橋頭攬活的工匠還不很多。旁邊大街上,上班的人群倒非常擁擠;自行車和行人組成的洪流,不斷頭地從黃原橋上涌涌而過。

少平想,眼下要是他立在這里,萬一金波過來,很容易看見他。他于是把行李放在磚墻上,然后自己退到一個不起眼的墻角里,一邊瞧著鋪蓋卷,一邊等待大批的工匠到來,好把他淹沒在人群里……今天很不走運,幾乎沒有幾個包工頭來大橋頭。

眼看天又快要黑了,孫少平仍然懷著渺茫的企盼呆立在橋頭。唉,要是找不下活干可怎么辦?那他就得圪蹴下吃這六十塊錢了!

臨近黃昏的時候,突然有一位嘴叼黑棒煙的包工頭來到了大橋頭。對于仍然懷著僥幸心里留在橋頭的工匠們來說,等于大救星從天而降!

人們立刻就把這位包工頭包圍了。

少平不甘落后,也很快擠到了人圈里。

“要四個小工!”包工頭把右手的拇指屈在手心里,向空中豎起了四個指頭。

但是,那些幾天來找不下活干的匠人,也屈尊愿去干小工活。這使得競爭激烈起來。

包工頭立刻在匠人中間挑了兩個身體最好的,叼黑卷煙的嘴角浮起了一絲笑意——今天占了個便宜,用小工錢招了兩個大工!但其他幾個匠人年紀有些大,他似乎不愿意要,接著便再瞅年輕一些的人,他手在少平肩膀上拍了拍,說:“你算上一個!”少平激動得心怦怦直跳,立刻返身回去拿自己的行李。

他和另外三個人跟著包工頭過了大橋頭,然后走過燈火通明的南北大街,一直向南關走去。一路上,他們這幾個人連同包工頭自己,很引人注目,在行人的眼里大概象剛釋放回來的勞改犯一樣。

他們幾個被包工頭引到南關一個半山坡上的主家,一人吃了兩碗沒菜的干米飯。吃完飯后,另外的三個人就在旁邊的一個敞口子窯里住下了。包工頭指著坡下另外一個敞口子窯對少平說:“那里還能擠一個人。你下去??!”少平于是背起行李,到坡下那個敞口子窯里去安身。

這住處和他在陽溝攬工時的一樣,是個沒有門窗的閑窯;里面的地上鋪一層麥秸,十幾個人的鋪蓋卷緊挨在一起。

少平進去的時候,所有的工匠都光身子穿個褲衩,圍在一起張大嘴巴興致勃勃地聽一個人有聲有色的講什么。誰也沒注意他的到來。

他把被褥展開,鋪在窯口邊上,疲倦地躺下了。躺下以后,他才注意到,窯里所有赤膊裸體的攬工漢,原來是圍著一個四十來歲的匠人,聽他說自己和一個女人的故事——這是攬工漢們永遠的話題。

現在,說故事的人正說得起勁,聽故事的人聽得如癡似醉。一支蠟燭就在那群人中間的磚塊上栽著,人們輪流把旱煙鍋伸過去點煙。燈火一明一滅,照出一張張入迷忘情的面孔。只見說話的人手在自己粗壯的黑腿上拍了一巴掌,叫道:“啊呀,我的天!從南京到北京,哪個女人能比上這靈香???哼哼,咱們那山鄉圪嶗里自古養的是好女人!瞧,這靈香頭發黑格油油,臉白格生生,眼花格彎彎,身材苗格條條,走起路來,就象那水漂蓮花,風擺楊柳!”

“咝……”所有的攬工漢都象牙疼似地倒吸了一口涼氣。少平忍不住笑了,也不由把耳朵豎起來。

“嗬呀,你們還沒見她那雙手哩!嫩得呀,綿得呀,就象那涼粉一般……”

“你捏過沒?”有人插嘴問。

“唉,怎能輪上我捏?我家里窮得叮當響,一個老媽媽守著我這個老光棍,吃了上頓沒下頓,那些年嘛……可是,我把靈香愛得呀,說都沒法說!我心里劃算,叫我和靈香睡上一覺,第二天起來就死了也不后悔??墑?,你把人家愛死也球不頂……人家就要結婚了!女婿就尋到我們本村,是學校的教師……

“靈香結婚那天,我的心象碎刀子扎一樣,天下誰能知道我的苦哇!我圪蹴在一個土圪嶗里,眼看著人家對面院子里紅火熱鬧,吹鼓手吹得天花亂墜。我心里象貓爪子抓一樣。心想,不管怎樣,我非要把靈香……”

“你準備怎樣?”眾人性急地問。

講故事的人卻故意轉開彎了,說:“那天晚上,村里人都跑去鬧洞房,我也就磨蹭著去了。洞房里,村里的年輕后生一個擠一個,大家推推搡搡,把靈香和女婿往一塊弄。我的眼淚直往肚子里淌。我看見,靈香俊得象天上的七仙女下了凡!她梳了兩根麻花辮子,穿著紅綢子衫,那紅綢子呀,紅格艷艷,水格靈靈,把人眼都照花了,就是咱們黃原毛紡廠的那種綢子……”

“是絲綢廠出的?!鄙倨講揮賞芽誥勒?。

“對!絲綢廠出的……你是才來的?”講故事的人扭過頭問了一句,眾人卻嚷道:“快說!你接下來干什么來著?”“叫我出去尿一泡!”講故事的人說著便站起來,走到窯口前撒起了尿,在他返回來時,少平看見他右眼里有塊“蘿卜花”。

“蘿卜花”立刻又坐在人圈當中。他先點了一根旱煙棒,狠狠吸了一口,又“撲”一聲把煙霧噴向窯頂。坐立不安的眾人都伸長脖子焦急地等他開口。

“……就這樣,眾人鬧騰了大半夜。我哩?渾身象篩糠一樣發抖,就是不敢往靈香身邊擠,眼看就要散場了。我再不下手,一輩子就沒機會了。我心一橫,在混亂中擠上去,手在靈香的屁股上美美價捏了一把……”

“啊??!”眾人都興奮地叫起來。

“后來呢?”有人趕快問。

“后來,人家回過頭把我美美價瞪了一眼。我嚇得趕緊跑了……”

“這么說,你還是沒和人家睡過覺?”有人遺撼地巴咂著嘴。

“睡屁哩!”“蘿卜花”喪氣地又把一口煙吹向窯頂,“從此我就離開了村子,出來攬工了。賺下兩個錢,到東關找個相好的婆姨睡上幾個晚上。錢花光了,再去干活……”眾人漸漸失去了聽故事的興趣,有人打起了長長的哈欠?!八?!”“蘿卜花”說。

于是,這一群光身子攬工漢就都摸索著回到自己的鋪位上,躺下了,不到一分鐘,窯里就響起了雷鳴般的鼾聲。

但孫少平卻翻過身調過身怎么也睡不著。他感到渾身燥熱,腦子里嗡嗡直響。城市已經一片寂靜,遠處黃原河的濤聲聽起來象受傷的野獸,發出壓抑而低沉的呼號……

下一章:
上一章:

39 條評論 發表在“第二部 第17章”上

  1. 晴天說道:

    他怎么能睡著呢

  2. 瘋狼說道:

    他想起來他的相好,田曉霞了。

  3. chwonderh說道:

    賺到幾個小錢就去找相好睡幾個晚上。。這也太。。了吧???~~

  4. 耕讀歲月說道:

    雖然咱們出身低層人家,但不能小看自己。我們這樣生活,精神上并不見得就比那些上大學和當干部的人差!

  5. monkey說道:

    。。。

  6. 木西早說道:

    在外打工,遇到不同的人,最好能出于污泥而不染.

  7. 墨跡說道:

    這就是在成長

  8. 雪兒說道:

    生活就是這樣,為了我們的理想,不管多困難,堅持了,別后悔!

  9. 楓葉飄飄說道:

    那是父親的年代!

  10. 文橋說道:

    安安穩穩活一輩子,還不如痛痛快快甩打幾下就死了!

  11. 愛·自由說道:

    人生有一知己足已,少平真幸運,有小霞又有金波。讀這幾章的少平,就好像讀曾經的自己。我們都有過不平凡的夢想在這平凡的生活里,想掙脫卻無法掙脫,又不能說服自己安于平凡,于是渴求一種苦行僧的修行,好像能給不安分的心靈一些慰藉。

  12. 匿名說道:

    世事弄人,活在當下。

  13. 過路人說道:

    說的太現實了,即使是現在我們身邊沒有目標的打工仔是這樣生活的。

  14. 79481206說道:

    一次才1.5

  15. Antonio說道:

    That’s cleared my thoughts. Thanks for conbgitutinr.

  16. 龍一說道:

    瞧,這靈香頭發黑格油油,臉白格生生,眼花格彎彎,身材苗格條條,走起路來,就象那水漂蓮花,風擺楊柳!”
    俊得象天上的七仙女下了凡!她梳了兩根麻花辮子,穿著紅綢子衫,那紅綢子呀,紅格艷艷,水格靈靈,把人眼都照花了

    寫得真好!

  17. 機智帥氣的小獅子說道:

    三草先生你好

  18. 三草先生說道:

    上樓先生,你好!

  19. 三草先生說道:

    我雖然大學一畢業就參加了工作,從來沒有到外面攬過工,但應該體會到他們的艱辛。

  20. 農民孩子說道:

    我也是農民的孩子,也是一個打工仔,也是攬活做,唯一不同的就是現在的工資會高點??戳寺芬P吹惱廡┖苡懈寫?,是啊年輕就該有那股沖勁,哪怕再苦再累,也不放棄對夢想的執著。

  21. 匿名說道:

    雖然咱們出身低層人家,但不能小看自己。我們這樣生活,精神上并不見得就比那些上大學和當干部的人差!

  22. 路過說道:

    人生本就是自然界的一個奇跡,賦予他什么樣的含義他就有什么樣的含義,好樣的,少平,加油

  23. 潛水說道:

    看的我鼻子一把淚一把

  24. 蘭蘭說道:

    還是同學之間能相互理解。

  25. 這不只是友情說道:

    不能小看自己,你也不比走錯一步,就再也不能挽回,選擇正確的道路,寫得好有生活,能吃苦但是沒有平臺,有更好的路

  26. 星空說道:

    好朋友自闖江山,不要擠在一塊一個看一個的難過!

  27. 匿名說道:

    可憐?。。。?!

  28. 匿名說道:

    可憐?。。。?!最后她死了!

  29. 雙中16.7 一學生說道:

    快畢業了,舍不得舒老師?。。。。。。。。。。。。。。。。。。。。。。。。。。。。。。。。。。。。。。。。。。。。。。。。。。。。。。。。。。。。。。。。。。。。。。。。。。。。。。。。。。。。。。。。。。。。。。。。。。。。。。。。。。。。。。。。。。。。。。。。。。。。。。。。。。。。。。。。。。。。。。。。。。。。。。。。。。。。。。。。。。。。。。。。。。。。。。。。。。。。。。。?!

  30. 雙中16.7 一學生說道:

    快畢業了,舍不得舒老師?。。。。。。。。。。。。。。。。。。。。。。。。。。。。。。。。。。。。。。。。。。。。。。。。。。。。。。。。。。。。。。。。。。。。。。。。。。。。。。。。。。。。。。。。。。。。。。。。。。。。。。。。。。。。。。。。。。。。。。。。。。。。。?!

  31. 婉璐說道:

    ‘蘿卜花,是那個層次人物的代表,他們有血有肉有情感,但是他們不自強,安于現狀,這一點而少平與他們恰恰與他們相反。

  32. 匿名 的人說道:

    ”唉“那里怎么沒有下引號 找了半天

  33. 無形情劫說道:

    看的時候就像是一個老大爺在和藹的和你說話一樣

  34. 谷園書屋說道:

    令人心酸!

  35. 孫少平說道:

    你們干嘛老是說我,哼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