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魂斗罗归来辅助软件:第二部 第36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二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魂斗罗归来礼包领取 www.gmvyb.icu 田潤葉的生活眼下仍然沒有什么改變。

雖然她已經是個成了家的婦女,但實際上一直單身一人過日子。

這樣的日子已經過了幾年。

她似乎“習慣”了這種處境;最少在生人看來,她的一切都是正常的。她忙碌而勤懇地工作著,并抓緊時間讀些書,以彌補小學教師轉為干部后知識上的欠缺。

只是除過工作,她很少有什么另外的生活。她不愛和別人一塊說笑,甚至也很少到她的朋友杜麗麗那里去玩。幾乎不看什么電影,因為象她這樣年齡的婦女上電影院,總是有男人陪伴的,她不愿去那里受刺激。再說,現在的電影大部分是愛情故事——無論這些故事的結局是好是壞,都會讓她浮想聯翩而哭一鼻子。

下班以后,除過有時過去幫二爸收拾一下辦公室,她總是呆在團地委她自己的辦公室里。當然,這是很寂寞的。一個人長時間悄悄鉆在四堵墻里面,就象個土撥鼠。唉,她還不如徐國強爺爺,老人家雖說寂寞,還有一只貓在身邊作伴。她總不能也養一只貓吧?

她就一直這樣生活下去嗎?她難道不能改變一下自己的境況嗎?她為什么不離婚?她為什么不去尋找自己的幸福?在這么大的黃原城,難道不能再有一個她滿意的男人?她是不是一輩子就要過這種修女式的生活了?

一切都說不清楚……對于有些人來說,尋找幸福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擺脫苦難同樣也不容易。

田潤葉在很大程度上沒勇氣毅然決然地改變自己的命運。而且隨著時間的增長,包圍她的那堵精神上的壁壘越來越厚,她的靈魂在這無形的堅甲之中也越來越沒有抗爭的力量。一方面,她時刻感到痛苦象利刃般尖銳;另一方面,她又想逃避她的現實,盡量使自己不去觸及這個她無法治愈的傷口……

但既然傷口仍舊存在,疼痛就不可排解。她的生活實際上還是全部籠罩在這件事的陰影中。

問題明擺著,她和心愛的人孫少安之間的事早已經完結了。自少安結婚以后,幾年來,她都沒有再見過他的面。她只是從少平嘴里知道,少安正在辦磚廠,光景日月比以前強多了?;怪?,他已經有了一個孩子……當然,這個男人永遠不可能從她的心靈中消失。在她二十八年短短的生命歷程中,他是她全部幸福和不幸的根源。原來她愛他;現在這愛中又添加了一縷怨恨的情感。本來啊,在這愛與恨之上,她完全有可能為自己重建另一種生活。遣撼的是,她卻長久地不能超越這個層次……但是,潤葉的可愛和我們對她的同情也許正是因為這一點,如果她能完全掌握了自己的命運,象新近冒出來的一些“女強人”或各方面都“解放”了的女性那樣,我們就不會過分地為她操心和憂慮了。我們關懷她,是因為她實際上是個可憐人——盡管比較而言,也許她的丈夫李向前要更可憐一些。

其實,潤葉自己也不是想不來李向前的處境,只不過她很少考慮這個人的不幸。正是這個人使她痛苦不堪。名義上她是他的妻子,實際上他對她來說,還不如一個陌生人。從結婚到現在,她和他不僅沒有同過床,甚至連幾句正經八板的話也沒有說過。但有一點她很清楚,所謂的婚姻把她和這個人拴在一條繩索上,而解除這條繩索要通過威嚴的法律途徑。本來這也許很簡單,可怕的是,公眾輿論、復雜的社會關系以及傳統的道德倫理觀念,象千萬條繩索在束縛著她的手腳——解除這些繩索就不那么簡單了。更可悲的是,所有這些繩索之外,也許最難掙脫的是她自己的那條精神上的繩索……

潤葉只好這樣得過且過地生活著,無論是她所愛的那個人和她所不愛的那個人,她都迫使自己不要去想起他們。

但這也不可能。有關這兩個男人的消息不斷傳進她的耳朵。讓她的心靈不能安寧。尤其是李向前,能把她活活氣死。她早聽說他把她弟弟潤生帶出村子,教他學開汽車;這個人還不時給她家里幫這幫那,為她的兩個老人干各種活。她為此而在心里埋怨過父母和弟弟??燒庥鐘惺裁窗旆??他是她弟弟的姐夫,也是她父母親名正言順的女婿!

她根本不能理解那個李向前。她對他這么不好,他為什么還去干這些獻殷勤的事呢?

沒有其它理由可以解釋。向前這樣做,是要感動她。但這恰恰引起她對他更為深刻的反感。一個女人如果不喜歡一個男人,那這個男人就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我們可憐的向前所處的就是這樣一種境況。

唉,事情到了這樣的地步,我們真不知道在這兩個人之間倒究該同情誰!也許他們都應該讓我們同情;如果我們是善良的,我們就會普遍同情所有人的不幸和苦難。

但事實仍然是,不管李向前在雙水村潤葉的娘家門上怎樣大獻殷勤,黃原城里的潤葉本人卻一直無動于衷。她盡量把這些煩惱置之度外,努力使自己沉浸在日常瑣碎的本職工作中。

她在團地委的少兒部當干事。這工作通常都要和孩子們接觸。和天真爛漫的兒童呆在一起,既讓她心神歡愉,又常常讓她產生某種傷感的情緒。她多么想把自己也變成無憂無慮的孩子,再一次回列夢幻般的童年去,而且永遠不要長大——瞧,長成大人,有多少煩惱??!

有時候,她又忍不住難受地想,如果她的婚姻是美滿的,她現在也應該有個小孩子了——她已經二十八歲。

這樣想的時候,她的眼里往往就盈滿了淚水。她有個小孩多好??!孩子會把她心靈中的創傷慢慢撫平的……可是,沒有男人,哪來的孩子呢?

她只能為此慘淡地一笑。

這天上午,她去黃原市第二中學參加了一個大會——會議表彰一位搶救落水兒童的青年教師,書記武惠良帶著團地委各部門的人都去了。

中午回來,她在機關灶上吃完飯,就象通常那樣躺在辦公室的床上看書。

她聽見有人敲門。誰呢?現在是午休時間,一般沒有人來找她。

她拖拉著鞋把門打開:呀,竟然是弟弟!

潤葉太高興了!

她很長時間沒見潤生,潤生好象個子一下躥了一大截,連模樣都變了。

弟弟還沒坐下,她就張羅著要給他去買飯。但潤生擋住了她,說他已經在街上吃過了。她就忙著為他泡了一杯茶,又拿出一堆帶殼的花生和幾顆蘋果,擺了一桌子。她記得她桌斗里還有老早時買下的一包好煙,也搜尋著拿出來放在了潤生面前。

“你坐班車來的?”她問弟弟。

“我開車來的?!比笊?。

潤葉心一沉。她馬上想,是不是向前也一同來了?如果他來了,會不會來找她?

她立刻下意識地朝房門口瞥了一眼,似乎李向前隨時都可能走進這間房子來。

“你已經學會開車啦?”潤葉終究因此而為弟弟高興?!盎崍??!比笊氖輪刂氐孛蛄艘豢誆杷?。

“爸爸和媽身體怎樣?”潤葉轉了話題。

“媽好著哩,爸爸還是老毛病,經??人云??!薄澳悄鬮裁床淮交圃醇觳橐幌??”

“我說幾次了,他不來嘛?!?/p>

“你下次一定要說服他來!”

“嗯……”

再說什么呢?潤葉很不愿意和弟弟說開汽車的事。說起汽車,就可能要說起李向前。盡管她和向前的關系是這么難腸,但不愿讓弟弟參與這種事。在她看來,潤生還是個孩子,不應該讓他了解這種痛苦。一個家里這么多人痛苦已經夠了,何必把弟弟也扯進來呢?他或許能感覺來她和向前的關系不好,但他大概不會深刻理解這種事的。再說,他現在跟向前學開車,如果知道得太深,會影響他。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那么,她和向前的關系、弟弟和向前的關系,就應該是兩個“雙邊關系”,而不應該弄成“多邊關系”。她現在倒也不反對,更不干涉弟弟跟向前學開車了。

“那爸爸一個人能種了莊稼嗎?”潤葉只好繼續把話題引到家里。

“他是個硬性子人……活忙了,我也上手幫助他……”潤生點了一支煙。

“家里還有沒有其它困難?”

“也沒什么。爸爸讓你不要經常往家里寄錢。我要是出去時間長了,就是吃水有些不方便,爸爸擔水氣喘得不行……燒的沒什么問題,我姐夫每年開春都送一兩噸炭,一年下來也燒不完……”

潤生終于提起了李向前。這使潤葉很不自在。

她趕忙低下頭為弟弟削蘋果。

潤生吃蘋果的時候,她才又問他:“你到黃原來拉貨?”“不是……”

“那你……”

“我就是來找一下你?!?/p>

“一個人開車來的?”

“一個人。我姐夫回原西城辦些事,沒來。我已經考上駕駛執照了?!?/p>

又是“我姐夫”!

潤生吃完一個蘋果,又點起一支煙,說:“姐姐,我來找你,想說一些事……”

潤葉看著弟弟,不知他要說什么事,她從弟弟的神態中,猛然覺察到,他已經完全是一副大人的架式。

潤生也成大人了?這個發現倒使她大為驚訝。在她的眼里,弟弟永遠是一個瘦弱的、性格綿和的小孩。潤生話到嘴邊,看來又有些猶豫。

她就趕緊問:“什么事?”

“就是……你和我姐夫的事?!比笊盜蘇餼浠昂?,他自己的臉先漲得通紅。

潤葉把頭扭到一邊,靜靜地看著對面的墻壁。她想不到弟弟真的成了大人,竟然和她談起了這件事!

她也沒轉臉,繼續看著墻壁,問:“你就是為這事跑到黃原來的?”

“是?!?/p>

“是李向前叫你來的?”

“不是!是我自己決定來的……姐姐,你不能再這樣對待姐夫了!我姐夫是個好人,你應該和他一塊好好過日子!”潤生顯然有些激動,兩只手在自己的腿膝蓋上神經質地捏抓著。

潤葉一時不知該對弟弟說什么。幾年來,這是第一次有人和她正面嚴肅地談論她和向前的關系。她感到很突然。她更想不到是自己的弟弟來給她做工作!

她靜默不語,但臉也漲紅了。

“姐姐,你不能再這樣了!本來,這話不應該由我給你說,但我想了又想,覺得應該給你說。姐姐,我從小到現在,一直在心里尊敬你,因此我不愿意看見你受苦。我也不愿意再看見我姐夫受苦了。前幾年我年紀小,不太明白你和我姐夫的事。自從我跟姐夫學開車,才慢慢明白了。姐姐!你根本不知道我姐夫怎樣痛苦。他常一個人偷著哭。原來他既不抽煙也不喝酒,可這兩年常一個人借酒澆愁,喝醉了,就傷心地哭一場。我擔心,他有一天要把汽車開到溝里去……你為什么不理他呢!”

潤葉在心里說:你能明白嗎?

“姐姐,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姐夫!其實,世上象我姐夫這樣的人也不多。他能吃苦,待人誠懇,心也善,對咱老人孝順,對我就象親弟弟一樣看待。你還要人家怎樣哩?你沒和人家一塊過光景,為什么就看不起人家呢?咱們倒是些什么了不起的人嘛!再說,這樣下去,不僅苦了別人,也苦了你自己!”

潤生說的頭頭是道,這使潤葉聯想起了她父親。想不到父親的一片嘴才也給潤生遺傳了不少。這再一次使她對弟弟大為驚訝。

是的,不能再把潤生當小孩看待了。想想也是,他已經滿二十三歲。她在他這個年齡,不是也明白了許多事理嗎?

但她怎樣給弟弟說這事呢?說他說得對嗎?說他說得不對嗎?

唉,傻孩子,你自己沒有遭遇這種事,你怎能理解姐姐的難腸呢?

不過,弟弟既然以大人的姿態和她嚴肅地談論這件事,她就不能刺傷他的自尊心。說實話,她此刻心里倒為弟弟的成長而感到十分高興。不管她今后命運如何,她在這個世界上又多了一個依靠。

她仍然沒好意思扭過臉看弟弟,怔怔地望著墻壁說:“你說的話我都聽下了。姐姐的事得姐姐自己解決。你還是好好開你的車。既然向前對你好,你就好好跟上他學本事……”“姐姐!”潤生痛苦地叫道:“我看見你和姐夫打別扭,心里不好受!你還是聽我一句話,和姐夫一塊過光景吧!你現在這個樣,我和咱老人都在雙水村抬不起頭!你在黃原你不知道,雙水村誰不在背后議論咱們家!你知道,爸爸是個好強人,就因為你和姐夫的事,他的臉面在世人面前都沒處擱了!媽媽一天急得常念叨,頭發都快全白了。你不要光想你自己,你也要為家里的老人著想哩!”

潤生的話使潤葉感到無比震驚。她回過頭來,見弟弟的眼里噙著淚水……

啊啊,事情竟然如此嚴重!可是認真想一想,這一切的確是真的。剎那間,潤葉一直紅著的臉蒼白得沒有了一點血色。

她走過去,手搭在弟弟的肩膀上,半天不知該說什么。外面的樓道里傳來一陣尖銳的電鈴聲。

上班的時間到了。

她對弟弟說:“我先給你去找個住處?!?/p>

潤生站起來,說:“今天我還要趕回原西去裝貨,明天一大早,我和我姐夫去太原……”

潤葉怔了一下,說:“你現在就走呀?”

“噢?!?/p>

“……那我去送你?!?/p>

于是,姐弟倆就相跟著出了團地委,走到小南河邊的停車場。一路上,他們都沒有再說什么。兩個人的心里各自都在七上八下地翻騰著。

潤葉一直看著弟弟的汽車開出停車場,過了黃原河老橋,消失在東關的樓房后面……她嘆了一口氣,立在停車場大門口,望著明媚春光中的城市,怔怔地發了好一會呆。

下一章:
上一章:

130 條評論 發表在“第二部 第36章”上

  1. 平常心說道:

    就算當時潤葉和少安結婚,最后的結果我想也是沒有那么簡單的,李云龍和他的妻子我想你們看過這部電視劇的,(也是文化的差異鬧過矛盾)潤葉和少安有文化上的差異,潤葉也和少安家里面的人有文化差異,而且一個養媳婦,呵呵,我想如果娶回家也是麻煩不斷把

  2. 平常心說道:

    我記得本前幾章有一句話說得好。對于一個普通人來說,只好聽命于生活的裁決。這不是宿命,而是無法超越客觀條件。在這個世界上,不是所有合理的和美好的都能按照自己的愿望存在或者實現。

  3. 狗嘚說道:

    。。。。

  4. 說道:

    潤葉啊,我的心一直為你在痛。。。。

  5. 匿名說道:

    現在潤葉就像一個惡人,明知自己的行為不對,知道李向前也不好過,卻還是這樣,不是惡人是什么?作者說潤葉可憐,對,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6. 匿名說道:

    那些堅強,咬牙堅持下去的才是最值得同情,像潤葉這種人,因為自己行為犯下錯,哪里值得同情?

  7. 11說道: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說的太 對了,潤葉就是這種人。因為她一個人,好多人都不好過,太自私了,只想逃避,以為不去想,不見面,不聯系,沒人提起就沒事了。

  8. 谷園書屋說道:

    作者對潤葉傾注了滿腔的熱愛與同情。
    一個人的愛,是自己的事,旁人不必說三道四。
    潤葉堅守自己的愛,“妾當作蒲葦,蒲葦紉如絲”,實在令人肅然起敬。

  9. 行走的五花肉說道:

    是是是,生活啊,有些事情不是你情我愿就行,事實上,在中國,絕大多數的事情都會受制于客觀而非主觀!

  10. 匿名說道:

    評論區看到很多怪潤葉的,接受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和他過一輩子是件很容易的事么?

  11. 百葉說道:

    喝著咖啡也要把它看完。。。。。。。。。。

  12. 匿名說道:

    潤葉一直被人擺布
    結婚也是為了別人
    現如今連情事都是為了別人
    悲慘

  13. 匿名說道:

    我們所有的向往都是得不到

  14. 匿名說道:

    得不到的就更加愛,孫少安都放下了這么久,潤葉還是沒看開喜歡真的不能強求

  15. 翻斗猴子說道:

    平凡的世界,寫得真好,為少安、潤葉惋惜,更為少平和田曉霞落淚,這個世界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美夢成真的。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