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手游魂斗罗归来攻略:第二部 第43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二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魂斗罗归来礼包领取 www.gmvyb.icu 一大早,太陽還沒有從東拉河對面的山背后升起的時候,睡夢中的雙水村人聽見后溝道里傳來一陣機器轟隆隆的響聲。

這是少安的磚廠又開始了一天的繁忙。

自雙水村的新強人孫少安用機器制磚那天開始,這聲音就天天震動著這個古老的村莊。

開始的幾天,全村不論大人還是娃硅,都先后新奇地跑到孫家開辦的“工廠”來參觀。人們圍著那臺神秘的制磚機,看著土磚坯象流水似的從傳送帶上源源不斷地運出來的時候,一個個都驚訝得嘴巴張了老大。哈呀,這玩藝兒神了!什么能人造出這么好的東西呢?如果每家都有這么一件機器,那人人都可以發大財!

當打聽到這家伙的價錢時,莊稼人才又驚得舌頭在嘴里彈得嘣響。

后來,人們對少安的“工廠”習已為常了,也就不再來參觀。他媽的,看一回叫人眼紅一回!眼紅人家又頂屁用哩?沒能耐的人還得用雙手在土地上刨挖著吃。

雙水村搞了責任制以后,一下子平靜了許多。我們知道,這個往日有名的嘈雜村莊,過去經常人喊馬叫的,好象天天都在唱大戲??墑竅衷?,人們單家獨戶種莊稼,各謀各的光景,誰還有心思去管那些閑淡事?再說,也沒什么相聚的機會。主動去串門?沒功夫!真是不可思議呀,一個村的人,如今甚至幾個月都不見一面!村中各處的“閑話中心”早都自動關閉了;只留下幾個不能出山的老漢聚在公窯外面的官路旁,觀看來往的車輛行人,說他們那些老掉牙的話題。好安靜的雙水村!

可是,外人并不知曉,實際上村里每個人的心中從來沒象現在這樣騷亂和喧嘩。

是呀,新的生活帶來了新的問題、新的矛盾和新的欲望。大多數人肚皮撐圓以后,必然要謀算新的出路和新的發展。由此而產生了許多新的難念的經。至于少數光景日月還不如集體時的家戶,那愁腸和熬煎更是與日俱增——過去有大鍋飯時,誰碗里的一份也少不了。現在可沒人管羅!你窮?你自己想辦法吧!你不想辦法?那你窮著吧!

雙水村許多有苦惱的人并不知曉,他們羨慕的能人孫少安,如今也有他自己的苦惱。正象俗話所說:一家不知一家難哪!

想想也是,孫少安擺開這么大的戰場,而且想弄出點名堂,那也就少不了他后生的苦惱。是的,他的確為他的事業苦惱——但更苦惱的倒還不僅僅是這些事!

前幾天從縣城返回村子后,盡管他一如既往緊張地投入到磚廠的忙亂之中,但心情一直感到很沉重。妹妹那雙淚蒙蒙的眼睛不時浮現在他眼前。他在磚廠一邊干活,一邊難受地咽著吐沫。他明白妹妹為什么不要他的錢。懂事的蘭香心疼他,體諒他,怕秀蓮和他鬧架。唉,幾年前他怎么也不會想到出現這樣的情況。光景好轉了,可家庭卻四分五裂!但話說回來,他又怎能全部埋怨他的秀蓮呢?

自進這個家門來,她沒少吃過苦哇!現在,她又熬死累活幫扶他支撐這個大攤場,家里和磚廠兩頭忙,手上經常裂著血口子……雖然她堅持分了家,但按鄉俗說,對待老人也無可挑剔。平時,這面家里做點好吃喝,她總想著給那面的三個老人端過去一些。天冷的時候,母親眼睛不好了,她就熬夜把老人們的棉衣棉褲都拆洗的干干凈凈。就是他給老人量鹽買油,她也從不說什么。只是他要把一筆大點數目的錢拿出來給家里的人,她就有些不高興了——錢是她管著的,分分厘厘的花費都瞞不了她……少安思來想去,覺得分家以后,是他自己對家里的人沒盡到責任。辦法總應該是有的;但他忙于自己的事,沒有對親人們的處境經心關照過。

怎么辦呢?偷著給他們一點零碎錢,也起不了大作用,反而還得和老婆磨牙拌嘴……少安在他的磚廠一邊起勁地干活,一邊焦慮地思謀著。

后來,他突然想:最好還是說服少平回來和他一塊辦磚廠!是呀,他掏大錢雇用兩旁世人哩,為什么讓弟弟流落在外邊賺人家的下眼錢?少平受死受活,一月又能賺多少?如果弟弟回來和他一塊辦這磚廠,他們兩個合伙操持,賺得紅利一分為二,兩家就都能有個大翻身。要是這樣,秀蓮也就無話可說。他相信他能說服妻子。這是一個最根本的解決辦法,而這樣他們實際上又成了一家人!

好!早應該這樣辦了。

孫少安想到這里的時候,停止了干活,趕忙卷起了一支旱煙棒。他開始深入考慮怎樣實施這個計劃。他越想越興奮。弟弟文化程度高,說不定很快就能獨立操持制磚機,不用再掏大工錢雇這位河南師傅了。弟兄倆一個照料磚廠,一個出去辦“外交”,說不定還能把事干得更大哩!

孫少安鼻子口里噴著煙霧,在制磚機旁吸了一支旱煙卷后,就決定明天條自去黃原找少平。

少平會不會回來呢?這倒是個問題。

少安覺得,少平在吃苦方面和他一樣,但另外一些方面和他有很大區別。弟弟腦子里常有一些怪想法。唉,也許是書念得太多了!

不過,他想他還是有些把握把弟弟叫回來的。他知道少平在外面也賺不了多少錢。當初他不愿意和他一塊辦磚廠,想到外面去闖蕩一番——年輕人嘛,這也是可以理解的。他當年要不是家境無法維持,說不定也要出去闖蕩一回哩。少平闖不出去,自然就會回頭的。至于他遷出的戶口,那好辦,遷回來就是了;雙水村不會把老根扎在家鄉的人拒之門外的。

孫少安想好以后,決定明天早晨就搭班車走一趟黃原——這也將是他有生以來走得最遠的地方。

晚上睡覺的時候,他就把走黃原的事對秀蓮說了。當然他沒說是去找少平。他對妻子撒謊說,有個熟人告訴他,黃原一個下馬單位有臺便宜處理的舊電機,他想去看看,行不行一兩天就回來了。他現在不能對妻子說明他的打算。等少平回來了,他再和她商量這件事——反正到時生米做成熟飯,她同意不同意都無濟于事了。

本來少安想先和父親商量一下,但覺得也沒必要。只要少平愿意回來和他一塊干,父親肯定不反對,還會很高興的。他先要說服的只是少平。

第二天早晨,他換上了秀蓮為他洗干凈的“外交”制服,便在家門口下面的公路上,舉起莊稼人僵硬的胳膊,揮手擋住了去黃原的班車。

他有點興奮地踏進車廂,在車窗玻璃前向送行的妻子和兒子招招手,就被汽車拉著向遠方的城市奔馳而去了……下午兩點鐘左右,孫少安到了黃原。

當他斜背著那個落滿灰土的黑人造革皮包從汽車站走出來的時候,立刻被城市的景象弄得眼花繚亂,頭暈目眩。他連東南西北也搞不清楚了。他抬頭望了望城市上空的太陽,覺得和雙水村的太陽位置都是相反的——太陽朝東邊往下落了?我的天!這就是黃原?這么大的城?一條街恐怕比雙水村到罐子村都遠吧?

他現在得打問東關郵政所在什么地方,他走時就準備先找金俊海父子。少平是攬工的,誰知他在什么地方。找到俊海父子,就能找見少平——家里寫信,也都是寄到這里讓他們轉交的。

孫少安走到一個掃街道的老頭跟前,先掏出一根紙煙往老頭手里遞。老頭一驚。少安忙笑著臉問:“老人家,東關郵政所在什么地方?”他說著,并拿出打火機給老頭點煙。

老清潔工人受感動——他大概沒碰見過這么客氣的問路人。

老頭舉起手里的掃把,熱心地給他指點了半天——其實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

少安對這老頭道了謝,就急忙向前面走去。他心里踏實了下來。

他剛踏進郵政所的大門,就被照看門房的老頭大聲喝住了。當少安說出他要找的人時,門房老頭告訴他,金俊海父子都出車去了,一兩天內不會回來。

去他的!這該怎么辦呢?

孫少安立在大門口,頭上急得冒出了一層汗珠子。他人生地不熟,到哪里去打問弟弟的下落?

他惶惶不安地轉到街道上,立在一個小雜貨門市前,盤算他該怎么辦。

他想起了潤葉。除過金波父子,這城里他認識的人就是潤葉和她二爸了。田福軍是地委書記,說不定門上有站崗的警察,他進不去。潤葉聽說在團地委工作,門上可能沒警察,但他又鼓不起勇氣去找她啊……根據樹木和電線桿投在地上的影子,少安知道時間已經不早了。不論長短,他得先有個落腳的地方。對,趕快去找旅社!要是晚上沒地方住,他就得在這街上蹲一夜了。他看見東關房墻上有許多箭頭,指著一些旅社的去處,他憑在原西縣城的經驗,知道這些旅社都是私人開的。他不敢去住“黑店”,因為他身上裝幾百塊錢呢!萬一叫小偷摸走了,那還了得!聽說城里賊娃子很多——城里人錢多,賊娃子當然都往城里跑;他們村的金富聽說就在黃原做這“生意”。

他決定去住國營旅社。他對公家單位有一種傳統的信任感,覺得那里面要安全一些。他要時刻留心自己身上的錢。因為第一回出遠門,他實在估摸不來花費,就多帶了一些錢。另外,他不知弟弟已經犧惶成個啥了,準備隨時幫助他解決困難。

孫少安背著黑人造革皮包,穿過東關擁擠的人群,到了黃原河老橋,便向對岸的大街道上走去。他一路留心著看門牌上的字,尋找住宿的旅社。他肯定公家的旅社都在大街上。

接連問了幾家旅社,都已經客滿了。孫少安這才有點緊張起來。啊呀,大地方的確不是土包子來的,有錢連個住處也找不到!

孫少安驚惶失措地從黃原街上走過來,一直都快到北關,還沒找到個住的地方。

他無意中瞥見了“黃原賓館”的牌子。他知道這是個高級地方,不知道老百姓能不能???

因為再沒有其它辦法,少安就冒出個頗有氣魄的念頭:干脆到“黃原賓館”去碰碰運氣!

他于是鼓足勇氣,心“咚咚”地跳彈著,走進了這個富麗堂皇的“宮殿”。

孫少安運氣不錯!“黃原賓館”最近會議不多,接待零散客人。

“我住旅社……”他膽怯地走到登記室的柜臺前,結結巴巴對里面一位“辦公”的姑娘說。

“旅社”二字顯然使搞登記的姑娘好奇地抬起頭來,瞟了他一眼。

那姑娘問:“幾個人?”

“就我一個?!鄙侔才闋判α乘?。

姑娘一邊開票,一邊說:“證件?!?/p>

“證件?”少安吃驚地問。

那姑娘抬起頭來,停止了開票,說:“你是哪兒的?什么單位?”

“我是個農民,來這里找我弟弟,因此沒證……件?!彼俠鮮凳鄧?。

這姑娘看出他不是撒謊,又問:“那你帶著介紹信嗎?”

去他的!走時都忘記在田海民那里開個介紹信了。他只好又照實說:“我走得忙,忘記在隊里開介紹信了?!薄鞍垂娑?,沒介紹信我們不能讓你住?!蹦槍媚鋨馴矢樵諏艘槐?。

“啊呀,好同志哩!我這是初出遠門,人生地不熟,一條街走過來也沒找下個住處,你就行行好,讓我住一晚上……”少安可憐巴巴地央求這位搞登記的姑娘。

那姑娘看他這么懇切,猶豫了一下,就把票開了,說:“那你明天得另找地方去住。交十八元錢?!?/p>

我的天!住一晚上就得十八塊?

如果原來知道貴得這么驚人,那他寧愿在街上蹲一夜也不來這里!

但現在他不好再退縮了。人家“破例”讓你住,你再不識抬舉,那就不象話了。

去他的!男子漢大丈夫,不能說熊話,十八塊就十八塊!

少安于是很有氣魄地解開外衣,從貼身襯衣的口袋上取下別著的領針,掏出兩張硬錚錚的“大團結”,遞給了開票的姑娘。

辦完手續后,他根據發票上的房號,上了中樓第三層。

服務員把票據和他本人反復打量了半天,才把他引到了房間里。

少安進得房間來,驚訝住了。哈呀,這么闊的房子???地上鋪著栽絨毯,一張雙人軟床,雪白的被褥都有點晃眼;桌子上還擱架電視機……嘿,花這十八塊錢也找得來!

他把黑人革皮包擱在墻角的地毯上,新奇地又把這房間細細察看了一番。當他推開過道里一個小門時,發現還有一間小房——嘿,這是澡堂子嘛!還帶廁所著哩!他立刻激動地走進去,把搪瓷澡盆的水龍頭擰了一下。突然,不知從什么地方噴出一股水,澆了他一頭,也嚇了他一跳。

他慢慢才弄明白,一個帶噴頭的軟金屬管一頭連著水龍頭,一頭架在半墻上。哈呀,這澡堂子既可以躺到盆子里去洗,又能淋浴,先進透頂了!

孫少安拿干毛巾把濕頭發擦了擦,就從“澡堂子”里退了出來。

他現在才又發愁地想,他到什么地方去找他弟弟。無論如何,今晚上就應該找到少平。否則,明天人家就不讓在這里住了,他還得為自己的住處熬煎。再說,這地方房費太貴,人家讓住也不敢再住,只敢湊合這一晚上。

他走到窗戶前,兩只手托在窗臺上,焦慮地望著外面。天臨近暮黑了,遠遠近近亮起了星星點點的燈火。

他猛然記起了田福軍的女兒曉霞。他聽少平說過,她在黃原師專上學,他們之間也有來往。她或許能知道少平在什么地方吧?

對,找這個田曉霞去!

孫少安立刻調轉身,把墻角的黑人造革皮包提過去,壓在被子底下,然后就匆匆地出了房門。

他在街道上打問了黃原師專的去處,就一直向北關那里走去——他忘記了他到現在還沒有吃晚飯呢……

下一章:
上一章:

32 條評論 發表在“第二部 第43章”上

  1. 真心愛你說道:

    這讓我想起陳煥生進城

  2. 半只手的溫度說道:

    難道只有這樣血淋淋的現實才能拼湊出這樣的現實??向前,多么可愛的人!

  3. 路人甲說道:

    還好沒跟陳煥生一樣搞破壞,不過他比老陳有錢

  4. Kingna說道:

    期待少平和潤葉見面

  5. 瘋狼說道:

    有錢了,開始亂還錢了?

  6. chwonderh說道:

    一晚18元?。?!我們學校附近那時候的旅館才20一晚呢??!也太貴了吧????真是奢侈??!

  7. 耕讀歲月說道:

    農民啊是應該出來走走。長點見識別學壞就行

  8. 小草說道:

    我喜歡少平身上那種堅毅的精神!

  9. 感恩的心說道:

    這次出行,對有頭腦的少安可能大有益處

  10. 。說道:

    一直不明白,少平他們兄弟兩為什么不在一起創業

  11. 狼圖騰-Q1286141866說道:

    親愛的書友們,大家能通過這本書而聚在一起,這就是平凡中的不平凡!我很希望大家能多多給我推薦一些類似這樣好的,這樣激動的….書籍!也更希望和大家建立像書中一樣的友誼,這個時代已經現實的麻木不仁了,這個時代的人真的失去了很多可貴的東西!
    狼圖騰 QQ:1286141866
    郵箱:1286141866qq.com

  12. 匿名說道:

    水能性淡為吾友,竹解心虛即我師。唉!時代在變,潮流在變,這些人的善良本性不變,就是當今社會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呢?難得??!可貴??!

  13. 浮夸說道:

    不知道是第幾遍讀了,好書。

  14. 同路人說道:

    可以理解

  15. 小鄺說道:

    我大概能理解那種初入城市的感覺,處處謹慎,處處擔心,因為確實窘迫,盡管有那些錢,但是沒準備那個花法

  16. 小世界說道:

    少平不會回去

  17. 橡皮人說道:

    這本書曾陪伴我多少個不眠之夜.書里對苦難的理解太深刻拉

  18. Charles說道:

    少安讓少平回去和他一起干,有很多方式,可以寫信可以打電話,沒有必要來這么遠找,所以我覺得他來這里很大原因是看看少平到底過得怎么樣,手里有了點錢,也想出來看看。

  19. cb說道:

    贊同。

  20. 無名說道:

    不知道為什么少平不跟他回來,他只想依靠他自己嗎?

  21. 匿名說道:

    其實,年輕人就得出去闖一闖。我不贊同哥倆一起干

  22. 蘭蘭說道: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志向。

  23. 么么說道:

    月兒彎彎照九州,幾家歡樂幾家愁?唉。。。。。。

  24. 匿名說道:

    苦難確實是人生的老師。

  25. 笑對人生說道:

    苦難是人生的導師

  26. 小小的世界說道:

    少安啊,一個充滿良知有迷茫在經濟時代大背景下的農民

  27. 婉璐說道:

    少安這次進城也許有新的收獲

  28. 。說道:

    前面漏了一章寫蘭香的!

  29. 麻辣小龍蝦說道:

    時代在變,人也在變!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