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魂斗罗归来手游贴吧:第三部 第35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三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魂斗罗归来礼包领取 www.gmvyb.icu 這幾天,孫少安和賀秀蓮就象絕癥病人突然有了生還的希望,興奮從心里一直洋溢到了臉上,烏云在急速潰退,云縫中露出了碧藍的天空,射出了太陽金箭似的光芒……只不過,雙水村的人現在還沒有覺察到這對夫妻情緒上的變化。少安和秀蓮只把這件事對父母親說了。眼下還沒有什么值得向外人夸耀的資本;他們只能等去外縣把款貸回,使磚場重新開張,用事實向雙水村說明他們已經從泥潭中走出來。

秀蓮在為丈夫做出門準備時,向他提出了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這次重新開辦磚場,關鍵是要請到一個很有技術的師傅。如果這問題解決不好,將必定會雪上加霜,他們永世也別想再翻身!

少安十分感激妻子的這個重大提醒,用他二爸孫玉亭的語言說,秀蓮已經在“斗爭的大風大浪中成長起來了?!彼娜煩閃慫謔亂瞪系摹白懿文背ぁ?。

妻子說得對,上次正是那個吹牛皮的河南賣瓦罐師傅造成了他的大災難,再要開辦磚場決不能重蹈覆轍!

他立刻想起了另一個河南人——他最初用的那位燒磚師傅——聽說他如今在米家鎮周圍一個村莊干活。他要設法把這位師傅請回來。他們相處多時,關系很融洽;他的技術也是呱呱叫的。少安還想,等磚場重新上馬,他不能再只顧跑著搞推銷,辦外交;他要認真跟這位師傅學各個環節上的技術,而且要搞精通。這樣,萬一師傅有個三長兩短,他自己就直接可以上手——跑外交到時能另想辦法哩……所有這些還都是后話。要等到他把那三千塊款貸回來,另外再籌借一千塊錢,才能進行下一步的工作……幾天以后,少安就一身“農民企業家”的裝扮,從家里起身到原北縣辦那三千塊貸款。因為這是去外地辦事,要顯出一點“氣派”來,秀蓮出主意給他買了一頂鴨舌帽,還把那個帶帶的黑人造革大皮包,換成了箱式手提包。另外,皺巴巴的西裝口袋上,別了一支鋼筆,筆帽在胸前銀光閃閃,這副模樣,看起來完全象個生意十分紅火的“企業家”了。孫少安興致勃勃走向了外縣……這個時候,孫玉厚老漢卻心神不寧地走出走進,一副惶惶不可終日的樣子。老漢焦急地等待銅城二小子的一封信。

少安兩口子并不知道,他們的父母親也在為他們磚場重新上馬而處于無比的焦灼之中。

說實話,當孫玉厚老漢聽說兒子的磚場又有指望,一顆心也在胸膛里激動得亂跳彈哩。

兒子的磚場例塌到現在,一年時光中,玉厚老漢的頭發完全急白了。歸根結底,兒子的災難,也就是他的災難。雖然他們已經分了家,可他們永遠是一家人??!他當年堅持分家,還不是為了讓親愛的兒子過好光景?

兒子決定擴大磚場,弄了村里一群人來干活,還搞了那個鋪排的“點火儀式”,老漢當時害怕得渾身索索發抖,他心中莫名地產生一種恐懼。結果,他在冥冥中的恐懼眼看著變成了事實,災禍劈頭蓋腦就壓下來了……磚場垮了,他早年間就未能給兒子幫什么大忙,甚至連累了孩子半輩子,現在,孩子有了這么大的災事,他只有干著急而給他們湊不上一點勁!

在他的一生中,沒有哪一年比這一年更難熬了。沒有!無論是當年給玉亭娶媳婦,還是那年女婿被“勞教”,比起兒子的這場災難,那都是些屁事!

一年里,他常常愁得整夜合不住眼。少安他媽也一樣,說起這愁腸,就忍不住落淚。老兩口只能相對無言,長吁短嘆,他不知在心里祈禱過多少次,讓萬能的老天爺發發慈慈,把他兒子從災難中解救出來。他甚至懷疑:是不是因為少安虛歲二十四“本命年”沒有系避邪的紅褲帶,才引起了這場災禍?完全可能哩!唉,兒子說這是迷信,沒當一回事,結果……

現在,當兒子告訴他說能在外縣貸三千塊款后,孫玉厚老漢立刻感到,兒子“本命年”未系紅褲帶所遭受的命運的報復可能要結束了。是呀,已經一年了,那懲罰也該有個完結。

不用說,玉厚立刻高興起來,他的高興倒不全是因那三千塊錢;是基于他判斷有關“紅褲帶事件”引起的命運之罰已經結束。

他年紀越大,越相信有一種看不見的力量掌握著塵世間每一個人的命運;甚至掌握著大自然的命運。比如,為什么土地說凍住就凍住了,而說消開就消開了呢?

不論怎樣,只要兒子能翻身起來,這就叫他心花怒放;連走路時兩條腿也感到突然有了勁。

他首先想到的是,兒子即是貸回那三千塊錢,還缺一千塊。不怕!這一千塊錢他手頭有!

自從二小子當了煤礦工人,幾乎月月給他奇錢。除過買化肥和其它零七碎八,他現在還積攢了一千元。當然,少平不只一次在信上叮嚀,這錢是讓他攢下箍新窯洞的。他也準備按少平說的辦,原打算今年冬天就打石頭,過年動工在現在住的那孔窯旁邊箍兩孔石窯洞,捎帶著再給這孔舊窯接個石口;這樣,一線三孔窯。就是一院滿不錯的地方了。

可是現在,他決定要把這一千塊先給大兒子墊上,讓他把磚場重新弄起來再說。他知道,少安在其它地方再籌借一千塊錢也不容易??!娃娃屁股后面已經欠一堆帳債,誰再敢給他借錢!

這樣決定之后,他就和少安媽商量了這樣事。

少安他媽還有什么可說的,一口就答應了!

但問題是,他還要征得少平的同意——這錢實際上不是他們的,是二小子的。雖說他相信少平肯定會同意把這錢給他哥先墊著用,可總得要娃娃親口吐一句話。兒子已經大了,做老人的就應尊重他們。他和老伴這兩年對孩子的稱呼也變了;再不叫“安安”、“平平”或“香香”這些昵稱,當面時改叫他們為“虎子老子的”、“虎子他二爸”和“虎子他二姑”這些對大人的尊稱……在少安和秀蓮說了能在外縣貸款的第二天,他和老件就說好了給兒子這一千塊錢,接著他馬上給少平寫信,以便征得他的同意,把錢先轉交給他哥使用。

順便說一說,孫玉厚老漢沒象往常那樣讓他弟孫玉亭寫這封信。

老漢狡猾地想起,少安還欠賀鳳英的五十塊工錢,要是玉亭知道少安手頭有了錢,說不定會戳弄著讓賀鳳英向少安討債去哩。哼!這兩個沒良心的東西!看不見我娃的一點死活!兄弟和兒子相比,他當然更親自己的兒子!

這樣,玉厚老漢經過一番盤算后,便趟過東拉河,在二隊原來的飼養院找到了小學教師金成——原來學校的窯洞因田福堂那年打壩炸山震壞了,因此搬到了這個當年喂驢拴馬的地方。他口授內容,讓金成給少平寫那封信。老漢當時想,金成父子有的是錢,不會為他有一千塊錢就大驚小怪,傳播的滿村刮風下雨。再說,人家父子都是正相人家,不會干這種事……

現在,孫玉厚老漢正神不守舍地等待少平的回信。同時,他也擔心:少安能不能在外縣貸回那三千塊錢來?幾天之后,少平的回信到了。

和老漢的預料一樣,懂事的娃娃滿口答應了這件事;還說如果緊急,讓他哥直接寫信給他,他還可以在周圍礦工中再給他哥轉借一些錢。

這可再不敢了!怎能再逼得讓二小子也欠債呢?

孫玉厚老漢立刻又跑去找到金成,給少平寫信說,這里都好了。千萬不敢再借人家的錢;這幾個月里,也不要給家里寄錢了。老漢還在信上詢問;他不是說夏天要回一趟家嗎?為什么又沒回來?

巧的是,少平的信剛到的第二天,少安也從原北縣回來了,兒子前腳剛進門,玉厚老漢后腳就跟著進來,趕忙問:“怎樣?”

“貸到了!”兒子高興地說。

“多少?”他問。

“三千?!鄙侔菜?。

“還得另轉借一千塊……”秀蓮補充說。

“這一千塊錢我給你們拿來了?!?/p>

玉厚老漢說著,便從衣服大襟的口袋里顫顫巍巍拿出了一捆子人民幣,放在兒子家的炕席片上,他的錢從來不存銀行,都在糧食囤里埋著,手伸進去就取出來了。

少安和秀蓮看著父親和炕席片上的那一捆子錢,都呆住了。

少安似乎反應過來是怎么一回事。他趕緊說:“爸爸!這錢是少平給你們箍窯的,我們怎能使用呢?”

“本來,我應該領料著給你們營造地方。一來少平執意不讓,說要一個人負責為你們箍窯;二來我也忙忙亂亂,緊接著又出了事,因此,至今沒能為你把新地方建起來,心里一直很難過。現在,少平已經把箍窯的錢攢得差不多了,我們怎能拿這錢辦磚場呢?爸爸,你把錢拿回去。我欠缺的,由我來想辦法。再說,我們不言不傳用了這錢,也對不起少平……”

“少平已經回了信,叫你們用去?;顧滌欣?,叫你們給他寫信,他還可以在煤礦給你們轉借……”玉厚老漢把錢拿起來,揭開對面的小木匣,給他們放了進去。

少安背過臉,久久地站立著沒有說話,眼里不由旋轉起兩團淚水。他深深地感激親愛的父親和弟弟,秀蓮也在鍋臺那邊用圍裙揩眼淚。他們再一次感受到了骨肉深情;同時為有少平這樣強有力的弟弟而無比驕傲!是呀,有什么必要灰心喪氣呢?孫家有的是力量!他們還有一個讓整個東拉河流域都羨慕的妹妹——她正在中國最“高級”的學堂里念書哩!孫少安立刻感到身體輕盈得象能飛翔一般。他馬不停蹄,調頭向北,到米家鎮去打問先前給他燒過磚的河南師傅。

他很快知道了這個人的下落——就在鎮子北頭的那個村子里。

在穿過米家鎮紅火熱鬧的集市時,他還沒忘了到那個鐵匠鋪的門口停留了片刻。那年他給隊里的牲口治病,晚上沒個住處,曾在這鐵匠鋪過了一夜——也是一個好心的河南師傅讓他在這里留宿的。鐵匠鋪仍然錘聲叮當,火花飛濺,但不再是當年那兩位師傅了。

孫少安穿過街道,在那個村子里很快就找到了他原來的燒磚師傅。巧的是,這師傅正好要在這里結工。但不巧的是,他準備拾掇著回河南老家去呀。孫少安幾乎央告著求他,讓他再為自己幫一段忙;哪怕幾個月都行。他為了打動師傅,還詳細給他敘說了他近一年來的悲慘遭遇。

這位河南人終于被他說動了心,跟著他返回了雙水村。

孫少安接著又跑到石圪節街上,雇用了外村的幾個農民來當小工。本村人他不敢再雇用,而且眼下也沒人再來為他干活——干過活的工錢到現在還都欠著哩!

秋天的一個下午,雙水村南頭又響起了制磚機轟隆隆的吼叫聲——這聲音已經整整沉寂了一年。

雙水村的人再一次被震驚了!誰能想到,滾到黑水溝里的孫少安怎又爬蜒起來呢?

是的,他又站起來了。盡管他已碰得頭破血流,卻再一次掙扎著邁開腳步,重新踏上了創業的征程。人,常常是脆弱的;但人又是最頑強的!

十天之后,第一批磚窯開始點火。

滾滾的黑煙兇猛地沖天而起,再一次籠罩了南面的天空。雙水村人不得不又一次把目光移到了這里。

孫少安和他的磚場,重新成了全村人議論的話題!

當然,那些說風涼話的人還在繼續說著。不過,他們一邊說著,一邊不安地瞧著南頭那一片翻滾不息的黑煙。至于那些少安還欠著工錢的村民,都眼巴巴地盼望他起碼能燒成幾窯好磚,把他們的工錢開了——這點錢對他們是那么重要!孫少安和賀秀蓮興奮地忙碌著。

秀蓮的肚子已經大起來,但仍然門里門外不停地操持;既做好多人的飯,還要到磚場去忙丈夫忙不過來的事,即是幫不上手,她也要轉著為丈夫發現漏洞,以防再出現什么意外的閃失。但是,第一批磚還沒燒成的時候,他們便又面臨著一場嚴重的?;比?,這倒不是磚又燒壞了。

這一天,原北縣為少安貸款的胡永合的朋友,突然趕到了他門上,讓少安立刻還那三千塊貸款!

原來,少安剛離開原北,當地就有人把永合的朋友告下了,說他貸的三千塊錢是給外縣人的。這個縣農業銀行的領導大為惱火!如今錢這么缺,本縣貸款都很困難,怎么能讓外縣人把錢貸走呢?他命令下面的人立刻把這筆貸款追回來。胡永合的朋友和孫少安并不認識。他不會把這筆錢替他還了,因此便趕到他家,讓他馬上想辦法,聲稱絕對不能趕過五天!

天呀!這不是要他的命嗎?這么短的時間,他到哪里去籌借這三千元呢?他正因為借一年錢借不下,才到外縣貸這款呢!

孫少安急得快要發瘋了。妻子一邊用好吃好喝款待那位討債的外縣人,一邊安慰丈夫說:“甭急躁,咱想辦法。要不,讓我再回一次柳林,讓我爸和姐夫打掇著為咱借……”“上次借人家的錢還沒還哩!”少安頭搭拉在胸前,喪氣地蹲在腳地上用手摳鞋幫子。

“要不,你再到縣上跑跑,找他周縣長去!”秀蓮又出主意說。

孫少安覺得,妻子這主意倒有點門道。也許他只能找周縣長解決他的困難。上次周縣長不在縣里,他希望這次起碼能見到他。

親愛的秀蓮腆著大肚子,把他送上了去原西的公共汽車。臨上車前,她一再給他寬心說:“你放心走你的。磚場的事和那個要債的人,都有我應付哩!不管怎樣,咱們的磚場又起來了。你千萬不能灰心……”

少安在妻子如此熱忱的鼓勵下,羞愧自己白算個男子漢了,他立刻打起精神,跑到了縣上。

萬萬沒有想到,事情竟出奇地順利!周縣長不僅在縣上,而且馬上就抓起辦公桌上的電話,三言兩語就和縣農行說妥了這件事。

少安興奮得走路都有點失去了平衡,象他二爸一樣絞著兩條腿趕到農行,很快貸出了三千塊錢,趕天黑就返回了家中……

堅冰打碎,一河水全開了!

第一批成磚呱呱叫出窯后,三天內就銷售一空。欠村中所有人的錢馬上還清;山西柳林妻哥那里的借款也立即寄還了。

這個塌垮了的磚場在接受了失敗的教訓之后,第二次起飛便以驚人的速度發展起來。一九八三年底,孫少安就還完了銀行兩次大筆貸款的全部本息。磚場生產逐步進入了滿負荷運行。當一九八四年開始的時候,盈利就滾滾地進入了孫少安的腰包……

下一章:
上一章:

84 條評論 發表在“第三部 第35章”上

  1. 匿名說道:

    創業,不容易!少安,事業柳暗花明又一村

  2. 夜盡天明說道:

    苦盡甘來

  3. 說道:

    少安的轉折點

  4. 匿名說道:

    每個成功的男人后面總有一個支持他的女人,秀蓮這樣的女人真心難找啊

  5. 快樂就好說道:

    河南人

  6. 平凡說道:

    這里不停的說秀蓮的肚子,會不會秀蓮也會和曉霞相似的結局,少平與少安是否都會孤獨一生?

  7. 好勇說道:

    秀蓮是個賢內助,少安娶她有福氣。

  8. 會飛的魚說道:

    做任何事情,還是得堅強的意志力

  9. 匿名說道:

    還是我們的秀蓮好呀,真是一個難得的好女人,我很喜歡

  10. 匿名說道:

    秀蓮,雖說是一個沒文化的農家婦女,但卻有一般所謂城里人不具備的寬容體貼和大度溫柔!一生得這樣的人為妻足矣

  11. 水墨丹青說道:

    一帆風順不見得是好事

  12. 心太軟說道:

    打仗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13. 依米說道:

    首先,得需要一個有魄力滴人!要有遠見

  14. 小小的世界說道:

    善良,淳樸,愚昧的莊稼人,一旦有什么災禍,不是怨天尤人,而是找自己的問題,迷信的認為是老天對自己的懲罰來寬慰自己,可愛的莊稼人??!可惜的,少安也苦盡甘來,一切都慢慢的好起來了!

  15. Kenisha說道:

    Man I like your article and it was so fabulous and I am gonna bookmark it. I Have to say the Superb analysis this article has is trully rearmkable.No one goes that extra mile these days? Bravo.. Just another tip you shouldget a Translator for your Global Readers .

  16. 英露說道:

    天下父母心,我要是遇到的婆婆心境有玉厚一半好,我都會感激命運的!為玉厚精明的大愛點贊!

  17. 婉璐說道:

    少安應該把燒窯師傅的技術學到手,吃一塹長一智

  18. 匿名說道:

    關鍵時刻,積累的人脈救了少安一把。

  19. 匿名說道:

    堅冰打碎,一河水全開了

  20. 無悔說道:

    堅冰打碎,一河水全開了

  21. 匿名說道:

    為少安一家感到高興 大難不死 必有后福 這可真是否極泰來

  22. 匿名說道:

    一波三折

  23. 山鄉說道:

    電視劇對這段的改動比較大,1、遇見胡永合的場景,原著是孫少安從鄉上買煉油回家的路上,電視劇是孫少安與賀秀蓮貼廣告紙賣制磚機的街上;2、原北縣來追回貸款,然后孫少安找周縣長再貸款的情節,電視劇省略了;3、原著中孫少安請外材人來幫工的情節,電視劇省略了;4、孫少安到米家鎮請回第一次的燒磚師傅改成了賀秀蓮到拐峁村請回第二次那位不懂燒磚的師傅。

  24. 一笑而過說道:

    突然好喜歡秀蓮!

  25. 匿名說道:

    關鍵是上面有關系,這就是中國。

  26. 匿名說道:

    秀蓮真的是少安的大貴人

  27. 山人說道:

    平凡的人們總是給我們更多的感動和震撼

  28. 谷園書屋說道:

    我們的秀蓮,中國好女人的代表。

  29. 匿名說道:

    編的不靠譜。農村的磚廠機器什么都有,成本就是工錢、燒煤錢,其他幾乎沒有了,哪需要4000元周轉金,有了4000元就起死回生了?一年時間,一個人不用,自己也可以制磚啊。編吧

  30. A澤說道:

    創業不易 生死一線間 只要不死 總會等到翻身的一天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