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魂斗罗归来橙色万能碎片:第三部 第37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三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魂斗罗归来礼包领取 www.gmvyb.icu 不久以后,孫少平出人意料地被提拔為班長。不過,不是在他原來干活的采煤一班,而是到采煤二班去當班長。這個班老工人很少,大部分是新招來的協議工。

協議工可不是好領導的!他們一般合同期為三年,仍然保持農民身份,只不過在煤礦賺三年工資罷了;因此,很多人對煤礦沒什么主人翁感,反正三年后就又得回去當農民,能混著賺幾個錢就行了;別說為煤礦舍命,最好連一點皮也別擦破!

副區長雷漢義竭力推薦他當這個班長。理由倒不全是他吃苦精神強,而主要是說他能打架,可能帥住這群踢腿騾子。區隊其他領導都同意。也是!沒有一種膘悍性,就別想當班長——這向來是煤礦選擇班長的傳統條件之一。孫少平要調到采煤二班當班長的決定宣布后,一班的人倒都覺得十分正常。這小子是當官的料,大家心服口服。

只是一班的蠻漢安鎖子找區長哭了一鼻子,說他要跟少平到二班去當斧子工。鎖子被少平一頓老拳飽打之后,倒打成了真正的師兄弟。這個笨熊一樣的家伙,現在舍不得離開孫少平,他感到跟上少平既不受氣,又很痛快,也不會被人捉弄——盡管他常捉弄人,但又生怕別人捉弄他;要是井下被人捉弄可不是開玩笑的,常常意味著你得多流汗,甚至一個惡作劇就得讓你出點血!

少平也對這個愚兄有了些感情。在他的請求下,安鎖子如愿以償跟他到了二班。當然,安師兄干活時為他賣力是沒有疑問的;同時還可以幫他在掌了面上“鎮壓”某些調皮搗蛋的協議工。當班長沒幾個好斧子工相幫,你就別想完成生產任務!

這煤礦上的班長和軍隊上的班長一樣,實際上不是個啥官,只是個“上等列兵”罷了。同樣,又象軍隊上的班長一樣,總是在最激烈的前線沖鋒陷陣——這意味著要帶頭吃苦,帶頭犧牲。

人數上,煤礦的班可比軍隊上的班大得多。孫少平領導的二班就有六十多人。其中協議工占了百分之八十。他們就象部隊剛入伍的新兵,需要鍛煉才能適應戰斗的要求。這無疑給班長增加了大量的工作負擔。

孫少平是個有文化的人,因此他盡量使自己把班長當得文雅一些。但在井下這種緊張激烈,時時充滿危險的勞動環境中,他一急,也不由滿嘴臟話,罵罵咧咧。不過,他在實際工作上很能體諒和關照人的態度,漸漸贏得了本班礦工們的尊重。權威是用力量和智慧樹立起來的。

這個班的協議工分別來自中部平原北邊的三個縣份,煤礦工人中老鄉觀念向來很重——這是危險的生存環境所造成的。因此,協議工很快以縣形成了三個“群體”。在井下,盡管三個群體的人都打亂劃分到各個巷上干活,但一有個緊急情況,各群體的人總是更關心自己的老鄉;而且三個群體間時有口角,甚至動不動就發生拳腳之戰。當然,每個群體都有自己的“領袖”。

作為班長,孫少平要統帥住所有這些人。他先狡猾地設法把三個群體的領袖人物分別團結住。這三個人物是至關重要的!把他們帥住,就等于帥住了全部協議工。

另外,班里還有十幾個正式工。他不怕這些人,因為他也是老工人了;井下掌子面上的任何活,他都能拿得起放得下。在井下統轄人的最大資本,就是你要比別人干得更好,干得更出色!

正因為如此,煤礦上的班長一般都胸有成竹,當得很有氣派,生產環節上任何人搗一點小鬼,也不會瞞過班長的眼睛。干技術活的人耍賴不干了?你不干老子干!但你也別想討便宜,上井后不給你小子報工,讓你小子白下這趟井。班長手里握的是實權??蠊ざ鑰笊系牧斕家膊輝跚踴?,但怯火班長。班長有的是教訓你的辦法——你耍奸溜滑?今天給你把煤茬多劃一些,你小子干不完別想上井!

一般情況下孫少平不會這樣對待他的屬下,他繼承了已故老班長王世才的“遺風”,主要是用智慧和自己的實干精神來領導這群文盲的。他的師兄安鎖子也賣命地幫助他。在掌子面上。鎖子隨時都為他留心各方面的事情,象一條忠實的牧羊犬。安師兄無可爭議是全班最出色的斧子工。當然這家伙干活時仍保持不穿褲子的老傳統。別看他平時笨手笨腳,棚頂架梁時手腳的靈巧簡直令人驚嘆——這是在長期危險緊張的勞動中反復磨煉出來的本領。這位光屁股大師兄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在協議工中帶出了兩個好樣的斧子工。

孫少平領導的采煤二班立刻成為采五區乃至全礦出煤率最高的班。通過每日的報表,礦領導也開始注意這個班的情況了。

隨著夏季的臨近,煤礦又面對一年一度的頭疼問題,協議工要跑回家去收割自家責任田的麥子。許多正式工也有這個問題。通常在麥收期間,煤礦就有一半人跑回家了,而且沒有多少人請假。有的人麥子收割完了,還遲遲地不返回礦上。用開除礦籍威脅嗎?那就開除唄,一半人開除了,你的礦還辦不辦?”

每到這個時候,也是礦領導最苦惱的時候,豈止是礦領導苦惱,局領導和煤炭部長高揚文也苦惱;每年夏天這一兩個月,全局的煤炭產量就必定大幅度下降!

中部平原地區的麥子六月初就進入了大收割期。

隨著麥收時間的臨近,煤礦的氣氛開始變得混亂了。

孫少平的班也不例外,許多人在做偷跑回家的準備。

少平有點著急起來。如果他的協議工都跑回家去收割麥子,幾乎就沒人下井了;誰都知道,他這個班主要是由協議工組成了。但是,停產對煤礦來說,如同火車到半路???,是不能允許的大事故,要是某天一個班不出煤,甚至會驚動了局領導。

他開始在尋找解決問題的辦法……一天中班上井之后,他把中部平原三股人馬的“領袖”連同他的師兄安鎖子,一起拉到了一個本礦區最有名的個體戶飯館里。他掏腰包請這些人喝酒吃飯——其實他是想和這些人一塊尋求解決他正熬煎的問題。

幾個人喝得面紅耳熱時,少平就給“哥們”提出他面臨的難題。

這幾個人酒正喝到好處,一個個都自認是班長的生死朋友,便七嘴八舌開始給他出主意。

他們說,其實許多協議工家里有的是勞力,本人根本沒必要回去收麥;如果家里沒啥勞力,一般也不會來煤礦當協議工。大部分人都是想借此跑回去逍遙兩天,因為誰都知道,在這大混亂中不請假跑回家,礦上也不會怎處罰。有的純粹是想回去抱兩天老婆。當然,也有確實存在困難的人,不回去不行……

“弟兄們看有沒有什么好辦法保勤呢?”少平問這幾位“部落頭領”。

大家的一致意見是:???。因為這些人來煤礦,都是為了幾個錢;如果一???,那些沒必要回去的人就不回去了。

好辦法!孫少平立刻和幾位“頭領”在飯桌上開始制定“土政策”:除過真正困難請假的人,私自離礦一至三天,每天??釵逶?;四至六天,降一級工半年,不給浮動工資;七至九天,降一級工一年,不給浮動工資……制定完這項“土政策”,少平就去找區隊領導,因為這種懲處最后得要通過區隊執行。另外他還想,如果在這段保勤期間,在懲處之外,同時對出勤者實行額外獎勵的辦法,效果必定會更好。

當然,在懲處方面,要是有更嚴厲的條例就好了。

區隊領導聽了孫少平的想法后,都大為驚訝:想不到這小子不僅能打架,腦子的彎彎比他們都多!

不過,這問題重大,區隊決定不了,便隨即將他的意見反映到了礦部。

孫少平的建議馬上引起了礦長的重視。

礦長親自帶著幾個礦領導,來到孫少平班里,和他一起研究這個問題并很快形成了一個文件。此文件除過確定懲罰麥收期間私自回家的礦工外,還采納了少平補充提出的保勤獎勵辦法:保勤期間采掘一線人員井下出勤在二十一個(含二十一個)班每超一天獎三元,井下一線二類人員出勤二十六個班,每超一天獎二元;對請假期滿能按期返回無缺勤者,按正常出勤對待,達到獎勵條件的按百分之五十折算獎勵。同時,對保勤期間區隊及機關干部的出勤也作了獎罰規定。有懲罰條例中還增加了更加嚴厲的兩條:私自離礦十天以上者給除名留礦察看處分,支付生活費半年;情節更嚴重者給予除名、辭退處理……

礦上的文件一下達,協議工們的騷亂很快平息了;絕大多數人已不再打算回家。這狀況是多年來從未有過的。

大牙灣煤礦的“經驗”很快在局里辦的《礦工報》上做了介紹,其它各礦如夢方醒,紛紛效仿,銅城礦務局局長在各礦礦長電話會議上,雷鳴擊鼓表彰了大牙灣煤礦的領導。

當然,沒有人再把這“成績”和一個叫孫少平的采煤班長聯系起來。少平自己連想也沒想他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他只高興的是麥收期間,他們班的出勤率仍然可以保持在百分之八五以上!

在這期間他也竭力調整自己前段的那種失落情緒。他盡量把內心的痛苦和傷感埋在繁忙沉重的勞動和工作中——這個“官”現在對他再適時不過了!他可以把自己完全沉浸于眼前這種勞動的繁重、斗爭的苦惱和微小成功的喜悅中去。是呀,當他獨自率領著一幫子人在火線一般的掌子面上搏斗的時候,他的確忘記了一切。他喊叫,他罵人,他跑前撲后糾正別人的錯誤,為的全部是完成當天的生產任務;而且要完成得漂亮!

當一天中他的班順利上井之后,他光身子黑不溜秋安然倒臥在澡堂子的磁磚楞上,美滋滋地一支接一支抽煙,打哈欠,身心感到了一種無比的舒展和愜意。

工余休息時,他也想辦法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他又重新開始復習數、理、化高中課程,以期今后能考取煤炭技術學校。另外,還買了一臺廉價的收錄機和幾盒磁帶,有時候一個人閉住眼躺在蚊帳中靜靜地聽一會。蚊帳一年四季不拆。因為是集體宿舍。蚊帳有一種房中之房的感覺;呆在里邊,就是自己一個人的獨立天地。

他最喜歡聽的音樂是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和《田園交響曲》,尤其是《田園交響曲》的第二樂章,他感覺自己常常能直接走進這音樂造成的境界之中,那旋律有一種美麗的憂傷情緒,仿佛就是他自己佇立和漫步在田園中久久沉思的心境。有時候,他就隨著這音樂重新回到了黃原城麻雀山和古塔山的樹林草叢中;回到了原西城外荒僻的郊野;回到了親愛的雙水村,漫步在靜靜的東拉河邊……當夜鶯用它傷感的歌喉和群鳥開始聯唱的時候,他就忍不住兩眼含滿辛辣的淚水……

過一段日子,他就由不得要去翻一翻曉霞的日記本。每一次看她的日記,都象要進行一次莊嚴的儀式,他打開箱子如同虔誠的基督徒對待《圣經》,雙手小心翼翼把那三本精美的日記本捧回到床上,然后端坐著輕輕打開。常常是看著看著,視線就被淚水所模糊。那些親切甜蜜的話不知看過多少遍了;怕看,又常想看;每看一次,過去的生活就象潮水般撲來而將他整個地淹沒了……唉,好在下一個班開始,繁忙便會把他強制性地從那一片洪水中拉回來,一直拉到眼前火爆爆的現實生活里;使他從那無盡的惡夢中驚醒過來,再一次投入嚴酷的掌子面的搏斗中。

是的,責任感要求他對自己現在負有的職責不能有半點馬虎。如果稍有不慎,就可能造成傷亡;而他太害怕看見一個活生生的人意外地離開這個世界了。他不能再讓死亡出現在他面前。盡管煤礦不死人是不可能的,但他要創造奇跡;他絕不能讓手下這些青年失掉一個;他們許多人比他還年輕??!

當孫少平感到心情實在不好受的時候,他總要不由自主跑到惠英嫂那里去。和嫂子、明明以及那條可愛的小狗呆一會,他的心情就會平伏一些。在失去曉霞以后,他潛意識里特別需要一種溫柔的女性的關懷,哪怕是在母親和妹妹的身邊呆一會,他的壞心緒也許就能有所改善。

曉霞死后不久,惠英嫂很快就知道了這件悲慘的事;她沒有想到,相同的不幸命運降臨到少平的頭上。她已經失去了自己的親人,因此完全能體會少平的痛苦。她千方百計用好飯、好酒、好話和一個女人的全部溫情來安慰他。命運啊,對人是這樣地乖戾!不久前,還是他在安慰她;而現在,卻得要她來安慰他了……唉,也許只有惠英嫂的安慰他才可以平靜而自然地接受。因為她了解他,因此也理解他。要是換了另外的人對他這樣,他不僅不能接受,反而會更痛苦的。

自從當班長后,他不象過去那樣有時間常去惠英嫂那里——他實在是太忙了?;縈⑸┮踩八灰儺乃?;讓他好好在井下熬威信,說不定將來還有大前途哩!她知道,他的前途也就是她和明明的前途——她毫不懷疑,他就是當了“皇上”也不會忘記她和明明的。

但少平無論怎忙,隔幾天也總要去幫她劈柴、擔水和干其它活。至于到石矸山撿煤的營生,他安排給手下的人干了。他現在已經有了點權力;而他手下的那些人也樂意給班長干點什么活……

這一天吃過早飯,他心里惦記著嫂子和明明,趕忙去了她家——他整個白天都休班。

進家之后,惠英嫂先什么也不說,就給他把酒杯放在桌子上,接著便收拾著炒菜。他趕忙攔擋說:“我剛吃過飯,再說這是早上,怎還喝著酒呢!”

惠英嫂不聽他的,只顧給他往上端菜,并且提著酒瓶,把杯子都倒溢了。

因為是星期天,搗蛋鬼明明也在家,他正在耍弄一只蝴蝶風箏,小黑子絆手絆腳地纏著他。

明明看他推讓著不叫母親炒菜倒酒,就在旁邊說:“少平叔叔,就是你不來,我媽媽每頓飯都把酒杯給你擱著哩!”少平舉起的酒杯在嘴邊猛地停住了。他呆呆地怔了一會,然后便一飲而盡。這醇美的酒??!

惠英嫂岔開話題,說:“我今天也休班,本來想洗衣服,可明明硬纏著要我和他到外面去放風箏。這娃娃慣壞了……”

“你又說我壞話啦!”

明明噘著嘴對母親嚷道。小黑子也為它的主人幫腔,朝惠英嫂“汪汪”地叫了兩聲。

少平忍不住笑了,說:“我也跟你們去放風箏!”明明高興得嗷嗷價叫起來。

孫少平吃喝停當后,就和惠英嫂、明明和小黑子,拿起那只蝴蝶風箏,一塊相跟著來到礦區東邊的山野里。

他們到了一塊平地上,說著,笑著,把那只風箏放上了蔚藍的天空,少平把著明明的手幫他綻線團;小黑子“汪汪”叫著,跑去追攆越飛越遠的大蝴蝶?;縈⒆諗員叩牟蕕厴?,把一些吃喝在塑料布上擺開,然后淚蒙蒙地看著兒子,看著少平,看著歡奔的小狗和藍天上那只飄飄飛飛的花蝴蝶……

下一章:
上一章:

52 條評論 發表在“第三部 第37章”上

  1. 會飛的蝸牛說道:

    最美不過天真可愛的孩童時代

  2. 自由人說道:

    同意一樓的說法

  3. 匿名說道:

    不會最后少平和惠英吧

  4. 生若夏,死如秋說道:

    看到他們覺得好溫馨!

  5. 低調是另一種高調說道:

    也許這樣才能撫平少平失去曉霞的痛苦、、、

  6. 路人說道:

    我不愿相信,曉霞真的離開了?

  7. 祥熙說道:

    不會它們之間發生故事?

  8. 簡。愛說道:

    毫無血緣關系的三個人。相處如此融洽。生活如此溫馨。

  9. chwonderh說道:

    膘悍~彪悍,傻傻分不清楚~。生活和工作的重重壓力使他不得不去面對??!少平現在確實需要一些人氣來獲得內心安慰??!

  10. 耕讀歲月說道:

    佩服少平在身心痛苦的情況下,做好本職工作外,還能孜孜不倦地學習,這樣才能給自己和別人以希望。也是人生的一種難能可貴!

  11. 瘋狼說道:

    失去最愛的人,工作的壓力,幾乎可以壓倒任何一個人,而少平卻能夠突破常規在工作中做出成績。少平是一個不平凡的人。

  12. 感恩的心說道:

    后來,少平不會成為明明的爸爸吧

  13. 拜拜說道:

    好久沒放過風箏了啊…

  14. 心碎說道:

    后來,少平不會成為明明的爸爸吧

  15. 西嶺說道:

    王世才倘若地下有知 有多欣慰啊,淳樸的少平是沒有任何私心的

  16. 匿名說道:

    我不希望少平和惠英結合,多尷尬呀

  17. 飄香說道:

    孫少平一直坎坎坷坷,也不容易啊

  18. 飄香說道:

    孫少平的生活坎坎坷坷,也不容易啊。

  19. 匿名說道:

    好孩子怎么都叫明明啊

  20. 柯南說道:

    田曉霞死了,我差點看不下去了,路遙,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21. f說道:

    好久沒放過風箏了啊…

  22. 靜靜說道:

    我希望曉霞奇跡般的出現啊

  23. 軟開小咯咯說道:

    很平和的場面 很好

  24. 小鄺說道:

    記得一個片子里說過,有女人的地方才是家,確實,世上再沒有比男女更好的結合了,就算是男男,也最多與此等同,我說的不是搞對象或搞基,而是心意想通,相互扶持!

  25. 匿名說道:

    我不希望少平和惠英在一起,我不喜歡那種要把所有人都湊成對兒的故事

  26. 三十八度說道:

    為曉霞的離去而難受,但這就是現實吧!

  27. 美麗世界說道:

    感謝路老,我在您編織的世界里回轉,感受人間種種,,也叫心電感應吧,充實了精神,獲得了力量!

  28. 匿名說道:

    一個溫暖的家才會讓人成熟起來,付起責任。

  29. 匿名說道:

    每個人都有傷心的事情,看怎么去面對。勇敢去面對也許會好的

  30. 匿名說道:

    要跟嫂子搞到一起的節奏

  31. 匿名說道:

    曉霞的尸體不是沒找到么.如果換個作者可能會有意外

  32. 不愛說道:

    想看曉霞那3本甜美的日記本

  33. vivona說道:

    平凡的世界

  34. 匿名說道:

    曉霞死后我就感覺少平不會跟蕙英嫂了解吧?

  35. 匿名說道:

    少平一定要破而后立

  36. 不作真的會死說道:

    惠英嫂,此時此刻此景有讓他想起了世才,路老把親愛的曉霞寫死是有他的原因的

  37. 匿名說道:

    值得像少平學習

  38. 匿名說道:

    還對于少平來說,還是惠英才是真正讓他踏實的女人

  39. 依米說道:

    似乎,少平和惠蘭在一起早就暗示了吧

  40. 小小的世界說道:

    王世才在事故中的罹難,曉霞在洪水中的罹難,平凡的世界是一個充滿悲傷的世界,壓得人穿不過氣來,但也有不屈服命運的人與之抗爭,更加增加了幾分悲壯的英雄色彩。

  41. 龍爪凌光說道:

    文學你又說我壞話啦!”

    明明噘著嘴對母親嚷道。小黑子也為它的主人幫腔,朝惠英嫂“汪汪”地叫了兩聲。

    少平忍不住笑了,說:“我也跟你們去放風箏!”明明高興得嗷嗷價叫起來。

    孫少平吃喝停當后,就和惠英嫂、明明和小黑子,拿起那只蝴蝶風箏,一塊相跟著來到礦區東邊的山野里。

    他們到了一塊平地上,說著,笑著,把那只風箏放上了蔚藍的天空,少平把著明明的手幫他綻線團;小黑子“汪汪”叫著,跑去追攆越飛越遠的大蝴蝶?;縈⒆諗員叩牟蕕厴?,把一些吃喝在塑料布上擺開,然后淚蒙蒙地看著兒子,看著少平,看著歡奔的小狗和藍天上那只飄飄飛飛的花蝴蝶……文學大師也是藝術大師,路遙幾句話就勾畫出一個溫馨家庭生活畫面。

  42. 婉璐說道:

    他們能成為一家人嗎?少平應該有更好的選擇。

  43. 婉璐說道:

    他們能成為一家人嗎?少平應該有更適合他的的選擇。

  44. 文筆說道:

    只有勞動才能撫平心中的悲傷,我感同身受??!

  45. 腳總比路長說道:

    青春年華如同晨曦與晚霞
    絢麗多彩而又變化莫測

  46. 倚天屠龍說道:

    少平和惠英組合很好呀,很默契的一對。

  47. 山人說道:

    好想知道田曉霞三本日記本里面寫的具體內容,怎么記錄她的愛情感悟和她愛的人

  48. A澤說道:

    太多的情感摻雜在其中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