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魂斗罗归来最新攻略:第三部 第46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三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魂斗罗归来礼包领取 www.gmvyb.icu 寒露前后,大牙灣煤礦周圍的山野,許多喬灌木的樹葉就開始發紅了。這時間,滿山遍野如同花團錦簇般艷麗。大片深深淺淺的紅色耀眼奪目;到處都象燃燒起熊熊的火焰。

雨季結束后,天空純凈而湛藍。糜谷黃了。蘋果在枝頭如羞澀的少女露出紅艷艷的笑臉。有些性急的雁群,此時已經從鄂爾多斯茫茫的草地里飛來,嗷嗷地掠過清凈如水的天空,到南方尋找溫暖去了……這樣的大好時光常常使人不由生出許多莫名的激動來。

孫少平上井以后,如果是白天,他總會迫不急待地走出礦區,走向如火如霞的山野之中。

他面對滿山紅葉,回首往事,默想未來?;蜃ぷ閫A⒘旨湫÷?;或踽踽漫步于溪流河畔。折一枝紅葉在手,聽萬頃松濤澎湃,歡欣與憂傷共生。在這一片無聲的熱烈之中,人既想流淚又想唱歌……這樣的時候,他就忘記了他是剛從喧囂激烈如同戰場一般的井下上來的。

噢,他現在看起來不象個煤礦工人,倒象個多愁善感的詩人!

難道只有會寫詩的人才產生詩情嗎?其實,所有人的情感中都具備詩情——而普通人在生活中的詩情是往往不會被職業詩人們所理解的。

不必指責一個煤礦工人會產生如此的情調,盡管他們干又臟又累的活,看起來粗粗笨笨,有時候還說臟話,但在他們中間,又有多少外人所不了解的豐富的內心世界和細膩的心理情感呢?

孫少平在這紅葉如火的山野里想了些什么?

他也說不清楚——這也正如詩人們通常所具有的那種情況。

不過,每當他從大自然的懷抱里返回來的時候,就象進行了一次沐浴似的爽快。這是精神的沐浴。

他的心情因此而格外地好。

最近,生活中還有些值得高興的事。他已經被命名為銅城礦務局的“青年突擊手”,過幾天就去出席表彰大會。他不全是為榮譽高興,而是感到,他的勞動和汗水得到了承認和尊重。他看重的是勞動者的尊嚴和自豪感。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人的勞動和創造才是最值得驕傲的。

另外,他最近分別接到了父親和哥哥的來信,說他夢寐以求的新窯洞已經修建好了。哥哥還在信中詳細描繪了這院子的“氣派”和雙水村人的“反應”。

他激動得一次又一次想象那地方。只有象他一樣從貧困農村走出來的青年,才能深刻體會到這件事的激動;那地方的榮辱歷史永遠牽著他的心腸!

現在,老人們終于住進了新窯洞,這了卻了他此生最大一樁心愿。

少平也從家里的來信知道,哥哥已經承包了石圪節鄉的磚瓦廠,事業正到了紅火處;而嫂子違反目前計劃生育政策,又生了個小侄女,取名為燕子……妹妹蘭香也來信了,說她和那個叫吳仲平的同班同學已經基本確定了關系;說她還去了男朋友家,他父母都待她很好云云。少平只是沒想到吳仲平是省委領導的孩子。不過,他既沒感到“榮幸”,也不為蘭香擔憂——他的妹妹誰的兒女也配!

他當即決定,給妹妹每月寄的錢再加十元。他知道,妹妹有了男朋友,也就有了社會交往,總得多些花費。她現在還沒有結婚,除過上飯館,她不應該花男朋友的錢。不知她懂不懂這一點?她會懂的!他想。

幾天以后,他便以“青年突擊手”的身份,到銅城去參加了那個表彰大會?;嵋櫓豢教?,他也沒認真參加,而到街上逛著看能給明明買個什么東西,他每次出門,無論到銅城,還是到省城,首先想的就是給明明買個什么。明明也習慣了他的“習慣”。每次只要他從外面回來,他首先就問:“叔叔,你給我買了什么?”說著便自己動手在他提包或衣袋里翻起來,惹得惠英嫂常怨他給他慣下了“壞毛病”。這沒辦法。他和明明之間建立了一種無法言傳的感情。說實話,他對哥哥的虎子也沒這樣厚愛過。

讓少平高興的是,他在廣東來的一個小商販手里買到了一個香港出的兒童書包。這書包式樣新穎不說,面料是十分考究的絲綢,有一種波光閃閃的細膩質感。他同時也買到了明明嚷嚷了多時的彩色鉛筆。另外,他還給“小黑子”買了個銅鈴鐺。這也是明明盼望已久的東西;他說人家孩子的狗脖項里都拴這么個鈴鐺……會議開完以后,少平就滿意地帶著他給明明買的禮物,以及局里獎給他的獎狀和其它獎品,回到了礦上。

到大牙灣正是中午剛吃完飯的時光。他知道他的班是晚上十二點下井,現在人都在地面上。

他先找到他的師兄兼下屬安鎖子,問了他走后這幾天的生產情況。安鎖子說都好看哩,就是他把一個協議工在掌子面打了一頓。

“誰叫你打人哩?唉,你呀!”少平抱怨他的師兄?!澳切∽油凡緡詵帕?,還在回風巷里睡覺,我就……嘿嘿……”

“打得重不重?”少平著急地問。

“不怎重。鼻子口里流了點血……”安鎖子齜著牙不在意地笑了笑。

“能不能再下井?”

“怎不能?澡堂里還給我巴結了一根帶嘴紙煙哩!”

孫少平也就沒理管這事。井下不好好干活,挨幾個耳光子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他先回宿舍把自己的東西放下,就匆匆向惠英嫂家里走去。他沒有吃午飯;惠英嫂肯定給他準備好了——她知道他今天中午回來。

孫少平帶了給明明買的東西,沿著二級平臺的鐵路線往東,一直向那個熟悉的院落走去。

上水管旁的小土坡時,他看見了那一串串爬出院墻的紫紅色的牽?;ê徒嶙訓某戀櫚櫚南蛉湛腦才?。啊,每次走向這個院落,他都有一種按捺不住的激動。這里,是他心靈獲得親切撫慰的所在;也有他對生活深沉厚重的寄托。這個院落??!

少平進了惠英嫂的家門,見飯桌上的菜用碗扣著,酒杯擱在了老地方——惠英已經為他準備好了午飯。

只是進得門來,看見明明正哭著,惠英嫂急得捺起圍裙不停地擦手;而“小黑子”蹲在明明旁邊,朝惠英“汪汪”地叫著,顯然是嫌她惹小主人生了氣。

“怎么啦?”少平把裝東西的提包擱在柜臺上,彎腰抱住了明明。

“他說下午學??裁叢碩?,其他孩子的家長都去喊“加油”,硬纏著讓我去??晌蟻攣繅習唷被縈⑸┬踹端?。

“你不會請個假?人家大人都去為自己娃娃喊“加油”,就我沒人給我喊!”明明一邊哭,一邊嚷著對他媽說。小黑子也在旁邊“汪汪”叫著幫腔。

“叔叔下午不上班,給你去喊‘加油’!”少平說。

明明一下子不哭了,笑著連眼淚也顧不得揩,就用兩條胳膊摟住了他的脖項。小黑子將兩只前爪搭在他肩頭——這通常也是一種歡欣的表示。

惠英轉過身,悄悄揩掉了眼角的兩顆淚珠,然后就拿起了酒瓶倒滿杯子,臉上是那種想哭的笑容,招呼讓少平吃飯?!跋缺鵜?!”少平說,便從柜臺上取下提包,掏出了他為明明買的那個漂亮的書包和兩打彩色鉛筆。明明高興地跳了幾跳,嗷嗷價歡叫起來。

“你又慣他……”惠英嫂雖然這樣說,但臉上露出了由衷的喜悅。

接著,少平又拿出了給“小黑子”買的銅鈴鐺?;縈⒏轄舸酉渥永鋟鲆惶鹺齏?,于是一家人都動手,說笑著把那個銅鈴鐺拴在了小狗的脖子里。

“走一走!”明明命令小黑說。

聰敏的小狗真的在腳地上走起來,那鈴鐺便發出怪中聽的聲響。

由于少平的到來,使這個剛才還不愉快的家庭很快充滿了歡樂。

吃完飯后,惠英嫂趕著去礦燈房上班。少平就和明明以及小黑子,一塊相跟著去礦小學。明明穿上他那套天藍色帶白杠的運動服,顯得挺神氣。小黑子吐著舌頭,在他們前后亂跑。他們沿著鐵路,通過洗煤樓,來到西邊醫院下面的小學大門口。

在校門口遇到了一點小小的麻煩:門房老頭不讓小黑子進去。

明明都快急哭了——他很想讓小黑子也進去為他加油。

少平好說歹說,最后給那老頭敬上一根紙煙,并且親手劃火柴為他點著,老頭才為小黑子開了“后門”,讓他進去了。今天這學校實在是熱鬧!孩子們穿上了漂亮的運動衣,都有母親或父親來為他們喊“加油”??蠊っ嵌院⒆擁哪綈殖齦瘛羌榪嗌鈧械男磯喟參慷際嗆⒆喲吹?。如果是大城市的小學,此類活動大概不會有家長前去助興。但對礦工們來說,孩子的這類活動似乎是生活中的一件大事,豈有不來為娃娃喊“加油”的道理!因此,有的人為了滿足孩子的愿望,竟連班也不去上了,專門誤一個下午來參加這個“運動會”。

有人認出了孫少平,奇怪地問:“你怎也來了?”

少平只好如實說:“我是為王師傅的孩子來的?!閉廡┤恕班?!”一聲,表示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少平不管這些,他知道,關于他和惠英之間的長長短短,早有人傳播開了,煤礦說兩性之間的事,就象說市場上的菜價一樣,說者聽者都不當一回事。

在小學大操場上,用白灰劃出了許多道道和圈圈。比賽有各年級的跳繩、跑步以及孩子們的各類運動項目。

二年級的比賽項目是:女孩子跳繩,男孩子賽跑。明明參加的是五十米賽跑。

開始前,少平一再叮嚀他:不要向兩邊看,只管往前跑!

當孩子們在起點上各就各位后,他們的家長也分別集中到了跑道兩邊,緊張得如同自己在參賽。少平帶著小黑子也擠在人群中,準備為明明喊“加油”。

口令一下,孩子們就爭先恐后跑開了。兩邊的大人們也在跑道外攆著娃娃們跑,并且嘴里叫著自己孩子的乳名或官名,給他們吶喊助陣,聲音響徹了云霄。

少平和小黑子相跟著奔跑,嘴里不斷喊叫:“明明,加油!明明,加油!”這一刻里,他似乎也變成了孩子,專注而狂熱地渴望一種勝利!

明明小胸脯一挺,第一個沖過終點。

隨即趕來的少平一把抱住他,笑著,喊叫著,滾在了一起;小黑子也撲上來,和他們樂成了一團……當明明驕傲地站在冠軍臺上,領取那張獎狀和一個塑料鉛筆盒時,少平的眼睛都潮濕了——這比他自己領那張“青年突擊手”的獎狀更激動!小黑竟然竄上了領獎臺,前爪搭在明明身上,用舌頭舔他的手,逗得全場一片大笑。運動會結束后,他們就象凱旋的士兵一般返回到家中?;縈⑸└咝說貌恢凳裁詞嗆?。他們一齊動手,把明明賽跑冠軍的獎狀貼在了那張“三好學生”的獎狀旁。

直到吃過晚飯,天完全黑了的時候,少平才帶著一種滿足的心情離開了惠英家。當他走到坡底下的水管旁,卻意外地發現安鎖子正站在那里。

“你干啥哩?”他驚奇地問。

“我來找你哩!”安鎖子手里還提著一把電筒?!笆裁詞??”

“黃原來個人,說找你哩!我尋思你大概在這里……”誰呢?少平一時想不起黃原誰會來找他。

“你剛到這兒?”他問安鎖子。

“我來好一陣了?!卑菜輿腫煲恍?。

“那你為什么不上來找我?”

“嘿嘿……我怕你們正……”安鎖子怪眉怪眼笑著,把臉扭到一邊。

少平真想煽這家伙一記耳光。他顯然是暗示他和惠英有什么不能見人的“勾當”。

下一章:
上一章:

40 條評論 發表在“第三部 第46章”上

  1. 蓮子心說道:

    少平是個平凡但不平庸,且感情豐富而又細膩的人,他的所作所為太令人感動了?;縈⒛缸恿┮敲揮猩倨降墓鼗?,他們的生活可想而知。

  2. 會飛的蝸牛說道:

    少平是我們大家學習的榜樣

  3. Gresik說道:

    Thanks for inrotduicng a little rationality into this debate.

  4. chwonderh說道:

    他為什么能做到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呢。心地好的人做什么都會做好的??!

  5. 耕讀歲月說道:

    少平和惠英母子在一起,就會呈現出一幕幕溫馨情景,令人神往。

  6. 瘋狼說道:

    少平和慧英一家已經分不開了。

  7. 拜拜說道:

    無私的精神??!

  8. 西嶺說道:

    2013.10.8. 10.21惠英與少平有緣

  9. 墨卷韶華說道:

    難道只有會寫詩的人才產生詩情嗎?其實,所有人的情感中都具備詩情——而普通人在生活中的詩情是往往不會被職業詩人們所理解的。

  10. 匿名說道:

    堅強,堅強的生活!

  11. 大海說道:

    親情永遠是心靈的慰藉!

  12. 匿名說道:

    難道少平真和慧英在一起了,我有點不能接受啊。

  13. 匿名說道:

    現在大部分人都生活在被物質和金錢包圍的環境中,極少有人能。靜心的生活,時代變了,我也變了嗎?

  14. 匿名說道:

    他當即決定,給妹妹每月寄的錢再加十元。他知道,妹妹有了男朋友,也就有了社會交往,總得多些花費。她現在還沒有結婚,除過上飯館,她不應該花男朋友的錢。不知她懂不懂這一點?她會懂的!他想。

    其實這是每個做父親的都應該明白的

  15. 說道:

    平凡而不平凡
    ,

  16. 三哥說道:

    每次讀到這章都如沐春風

  17. 雨露說道:

    少平不是在建筑工地當小工嗎?咋此時咋當了礦工呢?文章又出現了惠英和明明?一頭霧水。

  18. 雨露說道:

    要學少平,干什么都出色!

  19. 紅塵說道:

    很溫馨的章節

  20. 匿名說道:

    現在女的花男的錢還花的天經地義了。

  21. 匿名說道:

    其實沒個人都是詩人,只是這樣的詩人的詩只有自己才懂

  22. 大表哥說道:

    有點奇怪,一些朋友看的是中文小說,干嘛要用英文在評論里交流?是所謂文化人之間的一種“暗號”?最可笑的是簡單的英文單詞還存在拼寫錯誤。個人認為這種行為不妥。

  23. 不停的生活說道:

    惠英嫂跟秀蓮當初一樣,能給少平心靈上的某種慰藉!

  24. 萌萌說道:

    說時間的時候太多

  25. ryanodine說道:

    普通人的內心世界一樣可以有詩情畫意,相比而言,矯揉造作的古風鈴就令人作嘔了!

  26. 依米說道:

    不必指責一個煤礦工人會產生如此的情調,盡管他們干又臟又累的活,看起來粗粗笨笨,有時候還說臟話,但在他們中間,又有多少外人所不了解的豐富的內心世界和細膩的心理情感呢?
    不僅是工人,還有農民等等,他們的心中都有詩意!

  27. 依米說道:

    這真是一個溫馨的畫面呀!

  28. 匿名說道:

    好喜歡少平,是不是太優秀的人,是不是太優秀的人總要失去什么。。少平一定要幸福。

  29. 小小的世界說道:

    或許我們將注意力更過的關注到了少平,惠英嫂,明明“一家人”的溫馨和睦上去,但我覺得這篇文章的重點在于個人價值的體現,沒有什么能夠替代自己的勞動被認可,被尊重所產生的巨大動力和鼓舞,少平的“突擊手”稱號,明明的“50米短跑”冠軍,這些東西才是體現了生命的意義和價值,生命的意義在于分享,奉獻,愛,這些比所謂的物質條件更加能讓人激動和感動。

  30. 倚天屠龍說道:

    潤生都能和郝紅梅,少平怎么不能和惠英。

  31. skasowdij k skdlaj說道:

    fajhauhdaudhashajdiwxs DJIKWAHD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