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魂斗罗归来提升火力攻略2018:第一部 第33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一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魂斗罗归来礼包领取 www.gmvyb.icu 周文龍帶著幾個扛槍的民兵,高度緊張地在羊灣村和賈家溝跑了一天,還沒把兩個逃跑的“階級敵人”捉住。

白天捉不住人,他估計這兩個“逃犯”大概藏在周圍的山里了,就決定晚上“守株待兔”。

他當即把幾個民兵留在羊灣村,讓他們中的一個人照看住這家人,以防跑出去通風報信;另外留下的人就埋伏在這家人的院墻外面,等人一回來就馬上捆住拉到工地上去。他命令這幾個民兵說:“捉住后捆緊些!”

然后他自己帶著其它幾個民兵在賈家溝用同樣的方式等待另一個“敵人”自投羅網。

但他們辛苦地熬了一夜,還是沒有把人捉住。

第二天早上,眼里充滿紅絲的周文龍把這兩個大隊的負責人叫來,限他們在三天之內一定要把這兩個“敵人”扭送到公社來。

這兩個隊的負責人申辯說:誰知道這些人藏到什么地方去了,他們怎么能在三天內把人找見呢?

周文龍氣憤地說:“要是三天內找不回來,那你們兩個就自動來‘勞教隊’頂他們!”

他于是就喪氣地帶著民兵小分隊返回到公社里。

他一回到公社,副主任劉志祥就把縣上兩位領導來柳岔的前前后后都向他匯報了。

周文龍聽后就象頭上被人打了一棒,坐在椅子里楞住了。劉志祥補充說:“田主任走時吩咐我,叫你把捉回來的那兩個人也放了。說他和張主任過一兩天還要到柳岔公社來?!薄叭嗣蛔交乩?,還放什么哩?讓那兩個壞蛋逃之夭夭不就行了?”周文龍氣憤地把臉往旁邊一扭。

過了一會,他扭過臉又問:“勞教隊一個不剩都放了?”劉志祥說:“都放了。不過,縣上領導也沒說這些人沒問題,叫咱們在政治夜校批判一下……”

“資本主義傾向用嘴巴就能消滅了?”

“這又不是我的意見!這是縣上領導的決定!你不同意,你找他們談去!”

劉志祥作為副手,平時不愿意和這位“暴君”頂嘴,但這件事他腰桿子挺硬,因此也敢把臉很難看地給“一把手”拉下來。他說完后,索性叼著個旱煙鍋一擰身走了。

周文龍一個人坐在椅子里,兩只眼睛長時間直直地盯著一個地方,都能聽得見自己鬢角血管憤怒的哏哏聲。

他確定無疑地認為:這是兩條路線的斗爭在原西縣的嚴重反映!田福軍一貫搞右傾機會主義,和張有智一唱一和,與堅決執行毛主席無產階級革命路線的馮主任對抗。他在上大學之前就知道縣上兩條路線斗爭的嚴重性。現在看來這斗爭更加尖銳了!

周文龍明顯地感到,自從鄧小平在中央恢復工作以來,許多文化革命中被批斗過的“走資派”歡欣鼓舞,大搞右傾翻案活動。尤其是他們縣的田福軍,到處散布奇談怪論,打擊執行毛主席革命路線的同志。而對一些思想右傾的人,他又好得象伙穿一條褲子!比如他的同班同學白明川,從文化革命開始到現在,一直是個“?;逝傘?,田福軍卻象寶貝一樣器重他……

周文龍腦子里亂哄哄地思考著,鼻子嘴里噴著熱氣。由于氣憤,他把自己的指關節捏得咯巴巴價響。他想,他應該馬上給馮主任報告田福軍和張有智在柳岔的所作所為!這是明目張膽地破壞農業學大寨運動!

他想寫一封信給馮世寬,但又感到信太慢了。

干脆!直接給馮主任掛電話!

他旋即出了自己的窯洞,來到隔壁電話室。

他讓女話務員接通馮主任后,就讓她離開話務室——說這個電話話務員不能聽。

他在電話上向馮主任詳細匯報了田、張二人在柳岔公社的活動……

馮世寬在電話上聽了周文龍的匯報,心中頓時象塞了一把火!

他沒想到,田福軍和張有智兩個人處心積慮和他作對。

不!這不僅是對他馮世寬個人,而是向毛主席的革命路線進攻!

本來,世寬的情緒眼下正在高漲之時——他的工作成績已引起地區和省上領導的重視,馬上就要在原西縣召開現場會了。他希望這個現場會開得轟轟烈烈,讓地區和省上的領導親眼看看他馮世寬的能力和水平。因此,他對現場會的兩個主要參觀點非常重視,才把田福軍和張有智派下去檢查督促工作——沒想到他們下去卻拆他的臺!

說心里話,文龍是馮世寬最看重的公社書記。小伙子路線覺悟高,敢于抓階級斗爭;而且革命干勁又大,上任不久,就把柳岔公社搞成了全縣農業學大寨的先進公社。田福軍他們打擊周文龍,就等于打擊他馮世寬!

決不能容忍這種行為!他應該馬上采取措施。否則,這個舉足輕重的現場會很可能讓田福軍和張有智弄塌火。他現在很后悔沒堅持讓李登云同志去柳岔和石圪節——登云說他牙疼,要在縣醫院讓老中醫顧先生扎針,只好把他留在了城關社……

馮世寬在盛怒之下,決定立即把剛打發出去的縣常委們再調回來,開個緊急常委會,解決縣領導班子的路線問題和“軟、懶、散”問題。

但他又冷靜了一下,考慮到現場會的籌備工作還沒做完,他要集中時間和政工組一起修改典型材料,只好推后幾天再說。不過他想,一定要盡快解決這問題!必須趕在地區現場會召開之前把縣革委會一班人的思想統一起來。

馮世寬給縣革委會辦事組指示,讓外出的常委們元月七日必須趕回來,八號要開緊急常委會……田福軍和張有智離開柳岔公社后,當天晚上就趕到了石圪節。

因為柳岔的劉志祥已給石圪節掛了電話,白明川下午就從牛家溝的公社會戰工地上趕回來,等待縣上的兩位領導。今年農田基建規模大,明川親自去會戰工地領導。他回公社機關的時候,委托徐治功全面負責工地上的事。

田福軍和張有智聽了白明川的匯報后,對這里的工作比較滿意。柳岔公社所有過火的做法,今年石圪節公社都沒有。

福軍和有智都比較喜歡白明川。這小伙子雖然年輕,但很有頭腦。他到縣上來開會,常能提出一些很不一般的見解,而且也敢當面對馮世寬和縣上的一些政策提不同意見,常常充當各公社主任的“代言人”。

晚上,因為公社也沒什么人,白明川就叫灶房里簡單炒了幾個菜,拿出自己的一瓶“西風”酒,三個人就在明川的辦公窯里,一邊慢慢抿酒,一邊隨便拉起了話。

喝了幾杯酒以后,白明川并沒有興奮起來,反而憂心忡忡地對兩位縣上的領導說:“你們雖然是我的上級,但我了解你們,你們也了解我。再說,酒場上的話,柴草不掛……”“你們公社有啥問題哩?你說!我們能解決的,盡量解決!”臉已經有點發紅的張有智對白明川說。

白明川把筷子放到桌上,說:“我不是說我們公社。我是說咱們國家……國家再這樣下去,可就不得了!本來,鄧副主席恢復工作以來,采取了很多得人心的措施??贍忝且材芨芯趵?,最近有些人已對他的做法開始旁敲側擊地發起了進攻……”

“周文龍就已經散布說鄧副主席還搞修正主義那一套!”張有智也把筷子擱在了桌子上。

白明川笑了笑:“我那同學他是個小人物,光他這種人物濟不上事!”他收斂了笑容,“那些大人物才可怕呢!我指的是中央的一些人,他們都在毛主席身邊……”

田福軍兩條胳膊擱在桌子上,專心地聽明川說話。他喜歡地看著這個黑胡麻楂的青年人,說:“明川,你能考慮這么重大的問題,很不簡單。好!盡管我們都是些普通人,無法改變我們國家的局面,但我們應該有一雙分辯黑白的眼睛,有一顆能嚴肅思考我們國家命運的頭腦……你感覺到的問題,任何一個有頭腦,有良心的中國人都會感覺到的。這不是我們幾個人的憂慮,而是全中國人民的憂慮……”

張有智在田福軍說話的時候,連喝了幾大杯酒,已經有點醉了,趴在桌子上,眼里竟然噙滿淚水,說:“我晚上常和老婆說這些事,兩個人有時候一晚上都合不住眼……唉,按說咱現在有職有位,有吃有喝,可是國家搞成這個樣子,個人滿嘴沙糖嚼起來都是苦的!建國二十五年了,群眾還吃不飽飯!我看見工地上穿得爛囊囊的農民,心里就感到難受和羞愧!可周文龍這種缺肝少肺的小子,還用法西斯手段對待他們……”

這三個人一直拉到深夜,把一瓶“西鳳”酒喝得一滴不剩,才都很氣悶地睡了覺。經歷過那些年月的正直的人們誰沒有過這樣的夜晚和這樣的談話?這些壓抑而憂心的歲月啊……

第二天,當白明川帶著田福軍和張有智到牛家溝看完工地又返回到公社時,話務員拿來一份電話記錄,告訴田主任和張主任,說縣革委會辦事組電話通知,讓他們兩個最遲趕七號返回縣城,參加緊急會議。

田福軍和張有智都猜不來會議內容——按說,應該同時簡單地告訴他們開什么會。

他們本來還準備再返到柳岔公社,和周文龍好好談談,但這樣一來時間顯然不夠了,因為他們還要到其它幾個公社看看。田福軍原來還想回雙水村一趟,現在看來也不行了。

他兩個于是很快從石圪節動身,趕著跑完了其余幾個公社,七號下午就準時返回了縣城。

田福軍回到家的當天晚上,愛云就告訴他,縣常委的緊急會議是要收拾他和張有智哩!據說柳岔公社主任在電話上把他們的行為反映了,馮主任非常惱火。愛云說這是李登云的老婆告訴她的——馮世寬告訴了李登云,李登云告訴了老婆劉志英,劉志英又告訴了她……田福軍這才明白馮世寬為什么這樣匆忙地把所有的常委召回縣城。

愛云在被窩里說:“你可當心些?!?/p>

田福軍“啪”地拉滅電燈,說:“我不怕!”

本來第二天要開會,但省上組織部門來位領導,指名要一把手馮世寬匯報工作。常委們以為會議移到了下一天??傻碧斐醞暉矸購?,大家卻被通知到縣革委會會議室開會。

因為太突然,有幾位常委急忙找不見,幾乎到了十點左右,人才全部到齊。

正如料到的那樣,馮世寬一開始就指責田福軍和張有智,在柳岔打擊周文龍同志的革命積極性。他說這是路線問題,方向問題,縣常委會首先要批判這種右傾思想和“軟、懶、散”作風,否則,原西縣怎么可能保持農業學大寨先進縣的稱號?

田福軍平靜地說:“世寬,我們不能用棍棒和槍桿子來維持先進呀!”

馮世寬把送到唇邊的茶杯又放在桌子上,說:“農業學大寨運動是一場革命。革命就不是請客吃飯!”

另一位副主任馬國雄立刻附和說:“文龍同志的動機完全是為了革命嘛!”

“革命就是把老百姓往死打嗎?”張有智譏諷地對馬國雄說。

馬國雄反唇相譏:“打死幾個人了?”

胳膊腿打壞就夠嗆了!還真的要往死打嗎?原西縣沒資格定人死罪!”張有智說。

其它常委們也開始參與爭論了,會議室頓時亂哄哄吵成了一片,氣氛相當緊張。做記錄的秘書沒法記錄,干脆變成了服務員,跑出跑進為辯論的常委們添茶倒水。

在大家激烈爭吵的時候,另一位副主任李登云同志正用手掌捂著自己的腮幫子,一言不發。要是往常,登云雖然言辭不過分激烈,但總要轉著彎來表示他對馮主任的支持。但今天不知為什么,他似乎對這場爭論采取了中立的態度。盡管馮世寬一再用眼睛示意他表態,但登云卻裝得好象沒看見或者不明白馮世寬的眼色。

馮主任不知情,登云現在有了難處——他兒子正沒命地追求田福軍的侄女,現在他不好再和田福軍傷和氣了!

馮世寬顯然對李登云今天的表現很不滿意。從常委會發言的情況看來,他現在并不占上風,因此他很需要李登云同志站出來支持他。

馮世寬甚至忍不住開口對角落里的李登云說:“登云,你的看法呢?”

李登云趕忙把另一只手也捂在腮幫子上,還是不說話,只是吱吱唔唔地對馮世寬表示,他今晚牙疼得連一句話也說不成……

這次常委會開創了本縣會議史上最不尋常的記錄:這一些情緒激動的人,竟然從天黑一直吵到天明!

盡管他們熬了一個通夜辯論原西縣的“兩條路線斗爭”,而且爭吵的雙方幾乎誰也沒有說服誰,但他們仍然沒有睡意,繼續在辯論。現在,雄辯的馬國雄正在進行他的不知第幾輪發言,長篇宏論地指責田福軍這幾年所犯的“路線錯誤”。為了有說服力,國雄還在提兜里掏出一摞“學習材料”放在面前,不時地旁證博引。坐在他對面的張有智卻用一兩句尖刻的反駁話乘機插進他的發言中,逗引得馬國雄反而更加說個沒完……

正在這時,出去提開水的秘書臉色蒼白地走進會議室,對諸位領導說:“快聽廣播!周總理逝世了!”

會議室猛地鴉雀無聲。所有的人都驚得象木雕一般呆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不知誰先哭出了聲。緊接著,會議室響起了一片抽泣和嗚咽之聲……外面的高音喇叭上,中央臺的播音員正用哽咽的聲音播送著訃告——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國務院以極其沉痛的心情宣告: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委員、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委員、中央委員會副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主席周恩來同志,因患癌癥,于一九七六年一月八日九時五十七分在北京逝世,終年七十八歲……

會議室的人都先后涌出了房子,來到院子的磚墻邊上,靜靜地聽著播音員播送訃告。陰沉沉的天空不知什么時間飄降起雪花。風雪中,縣城的大街小巷站滿了悲痛的人群。田福軍和馮世寬無意間站在一起,他們似乎忘記了一整夜的唇槍舌戰,兩個人此刻都淚流滿面。

周恩來,人民的總理,人民的公仆,人民的兒子,他的偉大正在于他始終代表了中國普通人民的意志與愿望。這是一個不能用言辭說盡的光輝的名字??墑竅衷?,這顆偉大的心臟猝然間停止了跳動……一九七六年元月八日,是中國有史以來最為沉痛的日子。

人民悼念這位偉大領袖的逝世,同時對中國的前途更加憂慮起來。這雙重的壓力沉重地壓在每一個人的心上。在那些日子里,盡管有許多可恥的規定不許人民舉行悼念活動,但周總理的葬禮也許是世界上最隆重的葬禮。鎖鏈可以鎖住門窗,鎖住手腳,但人心是鎖不住的——周恩來活在人們心中!

下一章:
上一章:

92 條評論 發表在“第一部 第33章”上

  1. 龍爪凌光說道:

    文化大革命就是毛晚年政治的一個悲劇,影響了他一生的功績—-貪戀權力!沒有認識人性的規律—青少年時候學習、中年時候干事、晚年了退休,什么階段干什么事情,違反規律就回犯錯誤

    • 小喵呼嚕愛睡覺說道:

      對!

    • PD說道:

      毛發動運動可不是為了權力。
      他是一個理想主義者,發動這場運動的目的是為了消滅階級固化,他的敵人,是他當年的同志。
      他身邊的同志已經老去,他們的孩子自然而然地想接替他們的位置,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如果是這樣,他為什么要革命?
      可惜的是,理想主義者只是少數,他注定失敗,還要賠上自己的名聲。
      但他也不是一點沒有成功,二代們的上臺晚了整整十年,但也不過是十年而已,他最終還是失敗了。
      他是真正的革命者,一個背叛了自己階級的人。他的一生,屁股都坐在人民一邊。但他注定要失敗,因為他對抗的,是人性。

    • 革命八一說道:

      不要帶有色眼鏡

      • 蘭花說道:

        我怎么覺得毛跟朱元璋、李自成沒什么區別呢。就拿毛早年來說,如果沒有毛,沒有內戰,國軍贏了,中國現在也不會比目前差。我們受了幾十年的紅色教育(洗腦),我不認為毛有功,

  2. 007說道:

    周總理一生志偉,懷念。

  3. 是的是的說道:

    周恩來也不是沒休息么

  4. 凱旋是瓜子臉說道:

    1976年1月8日,敬愛的周總理與世長辭。

  5. 看幾次平凡說道:

    其實毛主席在晚年做的這些事情是無可厚非的。

  6. 匿名說道:

    這雙重的壓力沉重地壓在每一個人的心上。在那些日子里,盡管有許多可恥的規定不許人民舉行悼念活動

  7. 婉璐說道:

    打小報告的人周文龍往往看的是事情的反面,聽報告的領導馮世寬不調查就認為不按他的原則辦事,才會出現亂哄哄的爭論會。

  8. 匿名說道:

    毛澤東做的壞事,唉,受苦的還是農民啊

  9. 春秋說道:

    我覺得這文章對現實生活中的反面,、人物、事件都基本控制在一個適當尺度。不浪費讀者時間,是值得贊揚!

  10. 麻辣小龍蝦說道:

    政治斗爭有時看多了也會心煩!

  11. 故久dly說道:

    沒有生在那個政治斗爭紛亂的年代,雖然每次看書看到相關情節都會義憤填膺,幻想著自己也是擼起袖子、大搞改革的人,但是如果真的在那個時代,我還會有勇氣嗎?

  12. 農夫山泉說道:

    小說寫的好??!但是,沒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是不能體會其中滋味的。那個年代,已經沒有是非標準,沒有人性,是一種中國特色國粹的集中體現和爆發,猶如原子彈、氫彈的當量,勢不可擋。中國人的不幸由來已久,可是如此一敗涂地的滿目瘡痍,卻也是史無前例。

  13. 天下無雙說道:

    一場文化大革命,是中國人民的悲哀,同事也是中華民族的血的教訓,讓以后的黨和人民不會再犯這種錯誤。

  14. 說道:

    看到總理逝世這里,心還是猛然間沉痛起來。總理已經離開我們41載,但是他對人民的偉大貢獻,中國人民永遠不會忘記,人民永遠懷念敬愛的周總理!周總理永垂不朽!

  15. 文筆說道:

    小說與大時代相融合,不愧是經典??!

  16. 牛皮哄哄說道:

    對于毛這個人一生的事跡,不是簡單幾句話就可以說明的,對他的功與過我持辯證的態度。但對于周總理,沒有人會說他不好。他為中國人民的付出,人們看在眼里,記在心里。不允許悼念,但沒有人會忘了他所做的一切。為毛所犯錯誤痛心的同時不禁感嘆,黨內永遠有那么一股清流讓中國重新煥發光彩!

    • 匿名說道:

      說實話,如果不發生內戰,就算國民黨贏了,國家不見得比現在差,所謂新社會,舊社會,都是洗腦的結果。畢竟我們被共洗腦了幾十年了啊。

  17. 天才說道:

    現在的少年看了,

    奮奮不平的心促使他真想回到過去打抱不平

  18. 陳天才說道:

    現在的少年看了,

    奮奮不平的心促使他真想回到過去打抱不平

  19. 落日說道:

    毛主席文化大革命中的初衷是好的,但是卻一味任用親近自己的人。

  20. 二哥說道:

    周總理永遠活著我們心中!

  21. 雨谷說道:

    鎖鏈可以鎖住門窗,鎖住手腳,但人心是鎖不住的。。。。。。莫名淚奔。

  22. 匿名說道:

    多瘋狂的年代啊,毛主席害人不淺啊,禍國殃民。不為過吧

  23. 蘭花說道:

    個人感覺幸虧毛主席去世的及時,不然的話,還不知道要這種瘋狂的歲月還要多久才能結束。

  24. 匿名說道:

    真正的罪魁禍首就是毛澤東,四人幫只是他的四員得力干將,老毛死后,權利被正常的一波人奪得,四人幫就名正言順的背了鍋,當然,四人幫跟老毛一樣罪大惡極,但是老毛不能被打上歷史罪人的恥辱牌,因為這是共的根基,如果老毛都被打到了歷史罪人行列,共就不復存在了。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