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魂斗罗归来S英雄哪个好:第一部 第48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一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魂斗罗归来礼包领取 www.gmvyb.icu 立秋前后,報紙和廣播就開始號召今冬明春要大搞農田基本建設。八月七日,《人民日報》專門為此發表了社論。

田福堂的心里立刻火燒火燎起來。春天的時候,他就想到要在今冬和明春在農田基建方面大顯一下身手;不僅要震動原西縣,還要震動整個黃原地區。想不到中央和他想到一塊去了!田福堂感到驚訝的是,他的想法竟然和中央的想法不謀而合。

這位農村的土政治家又一次自大地想:如果早年間他就能好好施展自己的抱負,說不定如今也象永貴一樣成為全國性人物了。

不過,話雖這么說,福堂自己也清楚,他不敢和陳永貴同志相比。他田福堂能名揚黃原就不錯了。實際上,這個目標也不容易達到。眼下能人輩出,一個比一個想得大,一個比一個干得大。他要引人注目,就要想更大的,干更大的。

可是怎樣干呢?他一時也想不出個眉目。修梯田已經不算一回事了;溝溝岔岔打幾個小土壩也弄不出個啥名堂。他站在自己的院子里,望著周圍的山山峁峁,象孩子一樣突發奇想:如果能造出一種比山都高的推土機,一鏟子就能削掉一座山就好了;那用不了幾天雙水村就變成了小平原,恐怕他大寨的人都要跑到這里來參觀呢!

這不著邊際的荒唐想法把田福堂自己都逗笑了。他隨即嚴肅地轉回到窯里,一邊聞紙煙,一邊繼續盤算。就象詩人常有的那種情況一樣,田福堂突然來了靈感:能不能用炸藥把神仙山和廟坪山分別炸下來半個,攔成一個大壩,把足有五華里長的哭咽河改造成一條米糧川呢?

這想法使他異常興奮!一陣猛烈的咳嗽過后,他灰白的瘦長臉漲得通紅。他竭力讓自己平靜下來,以便對這個大膽的設想進行詳細的考慮。

這的確是一件非凡之舉!神仙、廟坪二山合攏,筑起一座大壩——恐怕起碼是石圪節公社最大的一座壩;一兩年后,哭咽河道就會淤成一道平川,雙水村就能增加幾倍的良田呢。到時產量別說過“綱要”,恐怕“黃河”和“長江”都擋不??!

田福堂越想越激動。盡管這還只是一個帶有浪漫色彩的設想,但他好象已經看見了幾年以后的壯麗美景。但是,深入一想,一連串問題緊接著就來了。不用說、炸山欄壩應該選擇最佳的地方;而最佳的地方也是最叫人頭疼的地方。廟坪山這面沒有住人家,炸哪兒倒不成問題??繕襝繕秸餉?,只能在姓金的幾家人那里動土——這地方是個窯的山嘴,與廟坪山的距離最接近。這樣一來,這幾家人就必須搬家。就是避開這山嘴,這幾家人恐怕也無法在這里住下去了——十幾噸炸藥不把窯洞震垮才怪哩!

好在不論怎樣選擇壩址,看來還不會傷到金家祖墳;如果讓那一片死人“搬家”,整個姓金的人家都會出來反對的。但讓那幾家活人搬家又談何容易!

這山嘴上的兩大家中,金光亮弟兄三家還好說。他們是地主成份,恐怕不敢胡齪。難說的是金俊武弟兄三家——實際上最難對付的是金俊武一個人!要撬動這個人可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

這樣一想,田福堂的情緒有點低落下來;他的宏圖大計一開始就遇到了嚴重的障礙??傷植桓市姆牌飧隹梢砸幻說淖塵佟?/p>

在焦慮之中,田福堂想到了他的高參孫玉亭。

他馬上打發放學回家的潤生去叫孫玉亭到他家里來。

玉亭剛到,田福堂就很快把他引到隔壁窯洞去共同謀劃這件事。

孫玉亭聽了田福堂的宏偉設想,馬上擊節叫好,對書記的雄才大略佩服得五體投地;同時意識到在這樣一場大戰中,他自己也能大顯一番身手了。

緊接著,當書記把此舉的困難之處一一給玉亭擺出之后,這位高參倒沒把這些問題當個問題。

他先對自己的統帥說:“革命事業從來不會一帆風順。我們要與天斗,與地斗,與人斗,才能把農業學大寨搞好。大寨還不是斗出來的嗎?”

田福堂說:“這些道理我也懂。毛主席大概說過,具體問題要具體解決。首先這搬家問題就很具體?!?/p>

“這問題不難解決?!彼鎘褳に?,“咱們在金家灣北頭給他們幾家箍新窯洞不就行了?一孔舊窯洞換一孔新窯洞,他們又不吃虧!”

“人在老地方住慣了,恐怕不情愿倒騰?!?/p>

“咦呀!革命還能管他情愿不情愿呢?蔣介石情愿到臺灣去嗎?”

田福堂笑了,說:“話可以這樣說,但這幾家人又不是蔣介石?!?/p>

“怎?他金光亮弟兄幾個都是地主成份,難道他們敢拒擋農業學大寨運動?”

“光亮弟兄幾個估計不敢反對,俊武和俊文的工作恐怕就難做了。關鍵是俊武!只要他同意了,俊文沒什么能耐。彩娥是個婦道人家,主不了大事。再說,俊斌就是活著,也是聽兩個哥哥的話……”

“金俊武他有什么理由反對?他自己是個共產黨員,又是大隊黨支部委員,本來就應該積極支持革命事業!”“你又不是不知道金俊武這個人?!碧鋦L錳嶁研郾緄撓褳に?。

“我看他不敢拒擋。破壞農業學大寨這頂帽子他金俊武不敢戴!”孫玉亭信心十足地說。

在這樣的情況下,孫玉亭不屈不撓的革命精神往往能給田福堂很大的鼓舞。有時候,他心里也嘲笑和瞧不起這位穿戴破爛的助手;但一旦他要干件大事,他就離不開這位貧窮而激進的革命家強有力的支持。

“那你看咱現在先從哪里下手?”田福堂問孫玉亭。玉亭想了一下,說:“咱先開個干部會。只要干部們思想統一了,群眾好辦。村看村,戶看戶,社員看的隊干部!”

在田福堂和孫玉亭拉談罷這事的第二天晚上,雙水村有點職務的干部都被集中到了大隊部的辦公窯里。田福堂興致勃勃地給大家談了他的宏偉設想。福堂談完后,孫玉亭裝出第一次聆聽書記的“哭咽河暢想曲”,馬上驚訝的贊嘆了一番,并且借題發揮,長篇論述了這件事的“偉大意義”。這兩個人的“雙簧”演完以后,與會的人都沉默不語。誰也沒理由出面反對??蠢捶炊哉廡卸?,就等于反對農業學大寨。反對農業學大寨就等于反對革命。但是眾人又不好表態支持,因為所有的人都看見二隊長臉紅得象一塊燒紅的鐵??∥潿自諳驢喚敲仆煩檠?,就象一顆一觸即發的炸彈。沉默了一會以后,孫玉亭挑釁性地問金俊武:“俊武,你的意見呢?”

所有的隊干部都把目光“唰”一下移到金俊武臉上,緊張地看這位強人說什么呀。

金俊武對孫玉亭惡毒地笑了笑,說:“我的意見是這工程太小了。農業學大寨嘛,象福堂哥說的,要想大的,干大的。我看咱可以搞更大的,干脆把金家灣和田家圪嶗兩面的山都炸掉,把東拉河攔起來,幾十里溝道就變成了一馬平川;那不光咱雙水村糧食能跨過‘長江’,全石圪節公社都能跨過哩!

這樣不是對中國革命和世界革命貢獻更大嗎?”

窯里所有的人都被逗笑了。田福堂和孫玉亭兩個人臉也象金俊武一樣變得通紅。紅臉對紅臉,就象斗陣的老公雞。田福堂硬忍著一肚子氣,盡量用平和的語氣說:“今晚上先把這問題提出來。當然有許多具體困難,罷了咱們再解決……”

會議不歡而散??蠢此鎘褳す謐孕擰慮椴⒉幌笏貧系哪敲醇虻?。田福堂說得對,最大的絆腳石就是金俊武。

田福堂又一籌莫展了。當然,他可以以革命的名義,強行實行他的計劃。但除非萬不得已,他不愿意這樣做。不論怎樣,他生活在雙水村;不僅這一代,而且下一代也要和金家共處,因此不能結仇太深。最好一切都做得水到渠成,讓金家無話可說。當然,隊里新箍的窯洞一定要比金家現在住的窯洞好。但就這樣,金俊武也不見得就同意搬家。金俊武如果不搬,那其他人的工作就不好做。

正在田福堂再次陷入苦惱之時,不屈不撓的孫玉亭又給田福堂獻上一條“妙計”,把金俊武先撇在一邊,做其他幾家人的工作;只要其他人都同意搬家,共產黨員金俊武還能再反抗嗎?

這計策太好了!田福堂驚嘆玉亭腦瓜子越鍛煉越靈敏。他說:“這是個好辦法!先從金光亮弟兄下手!我親自和他們談話!”

玉亭說:“我給做彩蛾的工作!彩娥一同意,就把俊武家的缺口也打開了!”

田福堂很快把金光亮和金光輝兩兄弟找來,不是商量,而是把大隊的決定通知了這兩個人。兩個地主成份的農民二話也不敢說,表示完全服從大隊的決定;什么時候讓他們搬家,他們就什么時候搬。

但是,幾天以后,在原西城百貨二門市當售貨員的金光明,滿臉陰沉地回到了村里。他是接到妻子姚淑芳的信趕回來的——淑芳在信中告訴了隊里讓他們搬家的事。

作為在門外工作的干部,金光明雖然出身不好,但精神狀態不象他哥和他弟那樣什么事都膽顫心驚。他現在窩著一肚子火氣趕回家來,不想如此束手就擒。他氣憤的是,文化革命剛開始,孫玉亭就帶著村里的造反隊把他家刨得一塌糊涂。現在,竟然連這么個破墻爛院都保不住了,實在是欺人太甚!

多少年來,他們弟兄三人為了死去的父親的罪過,一直象驚弓之鳥一般生活著,幾乎連出氣都不敢張大嘴巴;大人娃娃在村里都好象比別人小了一輩。就這樣還不行,眼下又要把他們從住了幾十年的老地方趕出來!他現在回來,準備找田福堂說一說道理。盡管他出身不好,道理總可以講吧?再說,“四人幫”打倒后,他已經感覺來,社會也許要有某種變化。他還不敢奢望把他們弟兄頭上的愁帽揭掉;但總感到這社會在某些方面已經慢慢松動起來。

光明回到家里后,還沒等他把自己的意見說完,他哥,他弟,他愛人,都勸他千萬不能這樣。這些已經被多少次運動嚇得喪魂失魄的人,紛紛勸說光明:這樣做并不能改變他們家的命運,反而會招致更大的災禍。既然不能改變隊里的決定,還不如舉雙手贊成落個好表現。他哥金光亮對大弟說:“你圖個痛快,說完掙氣話屁股一拍就回了原西城,我和光輝,還有淑芳,還有娃娃們,都要在這村里活人哩……”

金光明痛苦得一晚上沒合眼。為了兄弟,為了家屬,他只好屈從了親人們的勸告,放棄了找田福堂評理的沖動。第三天,他垂頭喪氣地推著自行車,又返回了原西縣城……與此同時,孫玉亭興致勃勃地趕到田福堂家里,告訴書記說,他把王彩娥的工作做通了!

田福堂喜出望外。想不到事情換一種方式解決,就能取得意想不到的結果。金俊武眼看就要孤立無援了!田福堂感到由衷地高興。他又不失時機地去了一回公社,給上級領導匯報了他的打算。對于這樣一種學大寨的雄心壯志,公社領導除過支持還有什么其它說的呢!

好,有了這把“上方寶?!?,他的腰桿子就更硬了!回到村里以后,田福堂索性不再做金俊武兩兄弟的工作,當下就準備召開社員大會,作緊急動員——因為現在就要抽調人力,在金家灣北頭箍新窯,以便到開工時把搬遷戶挪出哭咽河溝道。

但副書記金俊山勸告田福堂說,最好還是先能做通金俊武兩兄弟的工作,然后再召開社員大會比較穩妥。他認為這樣強行逼迫金俊武兄弟,恐怕將來要留下后遺癥;甚至說不定到時金俊武就是不搬家,反倒更纏手了!

金俊山提出:讓他自己去和金俊武兄弟倆再談一談。田福堂考慮這樣也好,就同意了俊山的意見。他心想:只要你金俊山攬這個工作,我田福堂才巴不得哩!再說,工作做通做不通,看來他金俊武拒擋不了革命的車轆滾滾向前!

金俊山本來不愿攬什么事。但作為一個上了年紀的老基層干部,覺得田福堂這種做法太過分了。革命也不能這么個革法!怎能不經本人同意,就把人家住了幾輩子的家給踢踏掉?他也知道,盡管俊武是個強人,但最終還是不能拒擋田福堂實現他的雄心。他想說服這位戶家兄弟,與其反抗得不到結果,還不如順勢買個好。

當金俊山來到俊武家,向俊文、俊武兩兄弟說明他的意思之后,金俊文先破口把田福堂和孫玉亭臭罵了一通。金俊武黑喪著臉,對金俊山說:“俊山哥,我知道你是好意。但田福堂和孫玉亭欺人太甚了。我這個家已經夠倒霉了??”笪永鎪土嗣?,現在又要砸先人傳下來的幾孔窯洞,這不是讓我家破人亡嗎?我就是不挪窩!看他田福堂能怎樣?老虎吃人還要擺順吃哩,我不信他田福堂就能把我一口吃掉!”金俊山沉默了一會,然后說:“兄弟,你說的都在道理上??墑撬諄八?,好漢不吃眼前虧。俗話還說,能硬能軟,方為好漢。你兄弟倆聽老哥一句話,還是不要犟牛頂到墻。再說,金光亮三弟兄都同意了,你家俊斌媳婦也同意了,你們再要堅持,到時田福堂匯報到上面,人家把你們當破壞農業學大寨的典型抓,這樣你們就劃不來了。

“你們再好好想想!老哥都是為你們好,要不,我也不愿為這些事費口舌;你們知道,我雖然也算隊里的領導,但聾子的耳朵,只是個擺設……”

金俊山一翻苦口婆心的勸說,顯然使這兩兄弟為他的誠心所感動了。唉,俊山哥說的也都是些實話。世事啊,把人逼到了這樣一種地步!歸根結底,他們都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怎么可能和社會的大潮流對抗呢?

兄弟倆先后嘆了一口氣,都深深地埋下了頭。金俊文吸了吸鼻涕,竟然忍不住嗚咽著哭開了。

金俊山安慰他們說:“你們也不要太傷心了,把世事看開些。人活一生,都得經許多愁腸事??!我知道你們的心理,老地方住慣了就有了老感情;再說,這是先人手里傳下來的……“不過事到如今,也就只能受委屈了!俊武,我知道你不愿給田福堂下臉,那就讓我給他傳個話,說你們也同意了……”

金俊山見這兄弟倆仍然埋著頭,不再言傳,就知道他們默認了他的建議,因此就從俊武家告退了。

田福堂聽金俊山說,金俊武兄弟倆終于同意了搬遷,高興得嗬嗬地笑了。

他對金俊山說:“我知道俊武是個明事理的人,他最終肯定會同意的。咱們一定把新窯洞給他們箍好。哈呀,這事擱在誰頭上都一樣嘛!鳥都戀舊窩哩,更不用說人了!我完全能理解俊文俊武的心情兒……”

幾天以后,雙水村大隊在小學校的院子里召開了全體社員大會。田福堂在會上作了關于炸山打壩的緊急動員講話。

會后,立刻抽調村里的匠人,開始在金家灣北頭為將要搬遷的六戶人家箍新窯。同時,決定讓孫玉亭負責賣掉大隊的幾萬斤儲備糧,用這錢到縣水利部門購買炸藥。等秋莊稼一收割完,雙水村就準備干這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呀!

下一章:
上一章:

70 條評論 發表在“第一部 第48章”上

  1. 風機房減肥減肥減肥減肥說道:

    現在的人們以經沒有辦法形容了

  2. 認識的說道:

    牛逼了

  3. 谷園書屋說道:

    歸根結底,他們都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怎么可能和社會的大潮流對抗呢?——今天的年輕讀者們啊,或許你們難以理解,當年的中國,就是這樣!

  4. 小心翼翼評個論說道:

    當年先人造的孽要后人來為他們擦屁股,沒有辦法,社會總是在慢慢摸索著前進的,說不定以后的子孫也會為我們自以為的英明決策上火的

  5. 老貓說道:

    田福堂好大喜功

  6. 浮生說道:

    嘖嘖,寫的不錯!

  7. 匿名說道:

    父母就比少安大幾歲,炸山修壩,批斗反革命,這個路線哪個主意的都經歷過。自己種的糧食,自己還要餓肚子,多瘋狂的年代啊。毛胖子害死人。

  8. 不知道說道:

    多瘋狂的時代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